梦见打死蛇血溅在身上(梦见打死蛇蛇又复活了)

1

你可能不信,美人鱼是真实存在的。

我就是一条小美人鱼。

可惜是吊车尾的那种。

我的小姐妹们早就一个个幻化出了人腿,她们有的结婚生子,有的创业致富,有的走上鱼生巅峰。

就我,18岁了才第一次上岸。

这腿,还是问族长借的。

使用期限:24小时±20小时……

族长告诉我,只要我找到心口有血痣的人,得到他一个吻,就能永远幻化出属于我自己的双腿了。

要是找不到的话,就要在变回鱼尾之前,快点回到海里。

不然就危险了!

「哦,记住了,那我走啦!」我摆弄着新奇的大白腿,一蹦一跳上了岸。

岸上人很多。

眼前的男男女女,个个穿得奔放凉快,在沙滩上肆意洒脱。

我看着那一双双白花花的大长腿,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夏日傍晚的海风中,有一股咸湿的味道,我也伸出了我的咸猪手。

我见一个,就扒拉一个的胸口看。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诶,这个软绵绵的,错了,重来!

我的举动,好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被我摸胸的小姐姐哭哭唧唧躲在她男朋友怀里说我非礼她。

非礼是什么?我不懂。

我只知道这沙滩上还有大片的胸口等着我去看呢!

于是我跌跌撞撞又看了百八十个胸,后面一直有人拿着个小方砖对着我咔咔咔。

「这小美女也太饥渴了吧?怎么见人就扑。」

「可不是嘛,还男女通吃,绝了!」

他们越是说我,我越兴奋,总觉得离找到那个胸口有血痣的人不远了。

就在我看了好几百号胸肌之后,一个绝美的男子,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他从浪潮里走出来,身上湿哒哒的,似乎是刚游完泳出来。

他那双蓝色的眼睛深邃得像是身后的这片汪洋,夕阳西下,晚霞洒落在他肩上,泛起点点金光,就算是我鱼尾上的鱼鳞,都没这么好看的!

就是不懂他游泳为什么穿着衬衫,被海水打湿的衬衫半透明状地紧贴着他的躯干,勾勒出若影若现的肌肉线条。

我看呆了,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才想来跳了过去,「小哥哥,你这衣服都湿了,穿上身上难受吗?」

难受的话,我帮你脱下来呀。

只可惜他绷着下颚,面色严肃,「不难受。」

「怎么会不难受呢?天这么热,还是脱下来凉快呀!」

「小哥哥你慢点走,等等我啊!」

我蹦蹦跳跳地想跟上他,完全无视了身侧人们的唏嘘,他们兴致勃勃举着小方砖继续对着我们。

他加快了步伐,我一着急,用力往前一蹦,脚下却不留神被什么东西绊住,整个身体倏地向前倾倒。

我的手就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他的泳裤上。

我腹肌用力,绷直了身子,想来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可没了鱼尾,我这双腿羸弱得很,坚持了不到一秒钟……

啪嗒——我就脸朝地吃了一嘴沙子。

「啊——」刚刚被我袭胸的小姐姐捂着脸尖叫起来,我这才反应过来,我把这帅哥的泳裤给拽了下来。

里面是花色的,臀很翘,很诱人……

2

我愣了半秒,抬头就见他扭身过来,脸黑得像要起暴风雨的海面。

「还不松开!」

我没松手,视线死死钉在了他花色裤头前面印着的卡通人物上。

「你这是印了条蛇?」我问他。

他的脸更黑了,我看他那眼神似乎是要杀了我,「这是龙!」

「哦,」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挺细一条龙。」

他:「……」

我的手被无情地甩开了。

但是我怎么能这么轻易放弃,我还没忘自己的目标。

「你先扶我起来吧?」我撇着嘴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们美人鱼都长得极具诱惑力,光看他现在的表情,我就能感受到自己楚楚可怜的魅力。

旁边也有人起哄,「对啊,人家那么喜欢你,你就成全了她吧!」

我心里暗自高兴。

看他的眼神,似乎是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难敌我的可爱,弯下腰来。

就在他弯腰的那一刻,我的手像只泥鳅一样攀上了他的领口。

「刺啦——」一声,他的衬衫被我撕开了。

那颗血色的红痣映入眼帘,我炽烈的眼神便再也挪不开了。

他竟然就是我要找的人,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他愣了半秒,愤怒的愠色立马爬上眉间,快速提起裤子,他恶狠狠瞪了我一眼。

那眼神仿佛是要吃了我,就连旁边围观打趣的人也都不敢再说话了。

我吓得咽了口口水,呜咽地说了声对不起,摆出一副很抱歉的表情,实则心里乐开了花。

「离我远点。」他转身就走。

还顺手拢了拢胸口。

我哪儿能就这么放过他呀!

刚刚还纤弱不能自理的我,这会儿比李小龙还精神,蹭地一下从地上跳起来,蹦蹦跳跳地就追了上去。

之所以动作这么连贯,是因为我的鱼尾回来了!

我跳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意识到了。

笨蛋族长,说什么24±20小时,这分明只管4个小时啊!

「美美,你记住,腿要是变回来了,一定要回来,不然给人类看到,后果很严重!」临走前族长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我有些犹豫。

但看着目标越走越远的背影,我心口的位置突突直跳,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要是丢了,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遇到了。

咬了咬牙,我拢了拢自己的长裙,一蹦一跳就追了上去,「小哥哥,你等等我啊!」

身后有人叫我,「姑娘,你鞋子掉了啊,不要了吗?」

我两耳一闭,装作听不到,跳得更快了。

我这鱼尾真不是盖的,分分钟就追上了他。

「小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小哥哥你叫什么?你住在哪里?」

「小哥哥……」

「别跟着我。」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家水族馆,无情地关上了铁栅栏。

我只好趴在外面的玻璃上看他。

看他给鱼缸补水,给海豚喂食,给池子清理……

看他对这些海洋生物这么悉心照顾的样子,我对他的好感又加深了一层。

这个吻我要定了!

等啊等啊,我终于等到了他下班。

他出来后目不斜视,好像没看到我星星眼看他的样子,就完全无视了我。

我咬咬牙,不要脸地追了上去,「小哥哥,我真的好可怜,身无分文,又没有地方住,你可以收留我吗?」

我在人类课本上学过,这种要求似乎有点过分。

但我皮厚,我有鱼鳞!绝对不会不好意思。

果然,他顿了脚,回头皱着眉打量我,「你一个姑娘家,就不怕遇上坏人?」

我摇头,冲他露了个乖巧的笑。

「你不是坏人。」

你是我费尽心思想要找到的人。

3

他不再理我了,但在我不死心的尾随下,我们最终在他家门口停下。

「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

他好像嫌弃地说了这么一句,却又好像不是那么嫌弃。

把盲目自信的我高兴坏了,硬生生把眼眶憋红了,「我……真的无家可归了,我还三天没吃东西了,求求你……」

低着头,我哽咽了起来。

还没憋出眼泪,他就先败下阵来。

我听到一声叹息,「行了,你别哭,进来吧。」

小哥哥叫金珑

他在厨房煮海鲜的时候被我烦得不行,告诉了我名字。

扭头又问我,「你叫什么?」

我:「……」

想了想,才说道:「鱼美人。」

「余美仁?」

金珑甚是狐疑的眼神在我脸上转了转,不知怎地,我觉得他有点不相信我的名字。

我不能说是美人鱼吧?

他的厨艺很棒,各类不常见的深海鱼类他这里都有,而且做法鲜香味美,比族里最擅长做海鲜的大娘煮出来的味道还要鲜美。

吃过海鲜,我主动要求洗碗,但他把我赶走了。

我就在厨房门口蹦来蹦去的,试图和他搭话,」珑珑,你的裤头在哪儿买的?上面印的那条蛇,真的好搞笑啊!我也好想要一条。」

他的背影顿了一下,完全不理我。

我不死心,「珑珑,你是不是天生声带有缺陷?所以不爱说话?」

没关系,我不嫌弃的。

金珑回头,让我顺利地收获了一枚大白眼。

然后他就不服气了,「你老蹦来蹦去的,腿脚是有啥毛病?」

这可是我的伤心事。

但我只是笑嘻嘻地扮了个鬼脸,「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爱吗?」

他摇摇头,「这样像有病。」

对啊,我确实有病,只有你才能治好我的病。

「珑珑,你听过美人鱼的故事吗?」

「哈?」

「就是安徒生的童话呀!」我忸怩地戳了戳手指,「小美人鱼要得到王子的吻,她就能醒来了,我这病要是被你吻一下,也能好!」

「那是睡美人。」我好像又收到了一枚白眼。

「哦。」我沮丧地捏了捏裙子。

好丢人,早知道我就好好学习人类的知识了。

金珑摇摇头,指了指楼梯口的一间房门,「你今晚睡这间。」

门半敞着,能看见里面干净整洁的布置,但是我摇了下头,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金珑,「我想跟你一起睡……」

话音未落,我就看见他的表情又扭曲了起来,仿佛在说:这是什么天上来的奇葩。

错了!重来。

是海里来的!

我感觉脸上有点烫。

但还是重新说了遍,「珑珑,我真的想和你……」

「不可以。」

金珑皱着眉头拒绝,然后板着脸,严肃地上了楼梯。

我在楼下看得怅然若失,但很快又鼓起勇气,「那我不关门,你晚上记得来吻醒我!」

金珑的背影明显又顿了下,我觉得他好像快被我逼疯了,甚至抬手擦了擦汗……

也没说话,就走了。

我有点懵。

他这到底是答应了,还是答应了啊?

4

月已西斜,天已近黎明。

金珑的房间昏暗无光,我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

等了一晚上,他都没来,真是不守信用。

那就让我来替他履行承诺吧!

我站在床边,弯腰吧唧一口,就蜻蜓点水地亲在了他的唇上。

他的嘴唇软软的,凉凉的,像是阿娘曾经做的凉糕,味道很好。

窗外的月光洒在他的侧颜上,我似乎看到了点点金光,就像鳞片那样闪。

看得入迷,他似乎动了下。

我赶紧屏气凝神,敛了气息。

等了会儿,见金珑并没有醒过来,我立即眉开眼笑地快速滚下床,然后蹦跳着溜出了房间,直奔我的大海。

我终于亲到了心口有血痣的人,我能有双腿了!

……

等了好久,我的鱼尾依然没变成腿。

我垂头丧气地去找族长爷爷,族长爷爷倒是笑呵呵的,「咱们的美美怎么了?」

「爷爷,你坑我!」

「怎么会呢?美美别生气,和爷爷说说。」

「我已经亲到心口有血痣的人了,为什么还是鱼尾?」

我甩了甩我的鱼尾。

那优美的线条,一如既往地流光溢彩,但我不喜欢。

很不喜欢!

因为同龄的她们都有了人腿,就我没有!

族长爷爷赶紧安抚了我,立马就翻起了古书,「爷爷再帮你查查。」

我也凑了上去,跟着他认真地研究着幻化双腿的条件。

突然,族长爷爷神情凝重起来,「他是自愿被你亲的吗?」

我眨眨眼,「睡着了能算作自愿吗?」

「那就是了,问题出在这儿。」

爷爷很肯定地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你得征求他的同意,他愿意了,你亲他才能算数,不然无效。」

我想到了金珑那正经严肃的脸,他能自愿被我亲?

啊,做鱼好难啊!

但我还是回了金珑的家。

夜里很黑,不用害怕谁看见我,但金珑家的门锁着,我进不去。

左试右试开不了,我只好稍稍用了些力,就听门板发出了咔嚓脆响,整块板子都要扑向门里,我赶紧给扶住了。

「你劲还挺大。」我正担心被人发现,金珑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

我回头见他站在夜色里,赶紧心虚地将门板扶好,「那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在不在家。」

「所以你就拆门?」

我嘿嘿干笑了两声,无言以对。

「扶着,我去拿工具。」

金珑进屋去拿工具箱,我就扶着门板傻傻地站在门口,忽然想到了小姐妹从人类世界带回去的小说里,男女主就是这么爱上的……

脸红了红,看见金珑过来,我立即乖乖地老实站好。

金珑拿着工具修门,我也不敢吭声,恍惚就听他问了一句,「你跑哪里去了?」

「我、我出去玩了。」

我不擅长说谎,一句话说完,脸上都滚烫起来。

金珑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两眼,我干脆就梗着脖子任由他打量,但他很快地移开了眼神,不再看我。

而我苦恼地看着他的头顶,怎么才能让他同意我亲他呢?

金珑很快就修好了门。

看他拿着工具箱进屋,我赶紧跟了进去,一蹦一跳地跟在他身边,「珑珑,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你放心,很小很小的忙,绝对不会对你造成任何的影响。」

「你帮帮我好不好?」

只要他同意亲我,那我的双腿就能幻化了来吧?

金珑站住了脚,我整个人都被他的气息笼罩着,「什么忙?」

「我想要一个亲亲。」

我说完,就高兴地闭上眼,把嘴噘到了金珑面前,就等着他行动了。

快亲快亲!

5

唇上冰冰凉凉的,很解暑。

我赶紧睁开眼睛,就见金珑将一支冰棍放在了我嘴边。

我委屈得不行了,「是亲亲!你亲我的那种亲亲!不是让你用冰棍亲我!」

他怎么就不亲呢?

难道是我不够美,不够可爱吗?

我明明就是族里的选美冠军!

金珑又开始皱眉头了,而我也急躁得不行,拽着他的衣袖,「要不然你同意我亲你,你闭着眼睛,我亲你行不行?」

「你知道女孩子亲一个男人,代表着什么吗?」金珑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个幼稚儿。

但气氛都烘托到这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厚着脸皮,脸红红地看他,「其实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非常喜欢你了。」

金珑表情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又好像有些欣喜?

但人类的感情太复杂了,我根本弄不懂,反正人类小说里就都是这么表白的嘛。

我拽着他的衣袖很努力地含情脉脉,「珑珑,我就亲一口,行吗?」

一下,一下下就好。

但可恶的金珑却把冰棍递到了我嘴边,「这个还吃不吃了?」

「我想亲……」

「你不吃我就扔垃圾桶里了。」

金珑拨开我的手,作势要去扔冰棍,我那个心呀,就跟冰棍似的,拔凉拔凉的。

边吃冰棍边呜呜地哭,「就亲一下怎么啦,就你小气!」

「呜呜,冰棍好甜……」

「我还要一根!」

我哭得稀哩哗啦,连炫了他好几根冰棍,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些。

金珑就在旁边抿唇笑。

我瞪他:「你小气!你还笑!」

「我要去水族馆了。」金珑收了笑容,起身往外走,「你想离开就离开,别拆门就行。」

我才不走呢。

我洗了把脸,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去了水族馆。

金珑又在训练海豚了,我看着海豚跟着他的指示做各种动作,乖得像是他手下训练有素的士兵。

我看着看着,竟然羡慕起被驯服的海豚。

我也好想被金珑驯服呀!

扭了扭长裙下的鱼尾,我摆了两下,就蹭地滑进了水里。

溅起的水花下是金珑懵逼的脸。

同样懵逼的海豚看了看我,用超声波和我交流:「你在干嘛?」

「唔唔嘎嘎噗噗—」这是我在和海豚说:我好羡慕你,所以跳下来呀!

它的眼睛却委屈了起来,「小人鱼,你真是天真,你有我向往的自由,却想着被禁锢起来……」

我还没想明白它的话,另一道水花就在我身侧溅起。

金珑跳下来,拽着我上岸。

我扑腾了两下,反抗失败,索性跟着死鱼一样,任由他把我拖了上去。

「你就不能不迷糊?」他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就四处张望了下,好像还快速顺了顺我的长裙。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你为什么跳下去?」他问我。

我懵懵懂懂地歪着头,指了指海豚,「因为我想跟它一起玩呀?你不用担心我的,我会游泳的。」

「我知道。」他说着,双眸紧锁,视线挪到了不远处举着小方砖的人身上。

「你怎么知道的?我没说过呀?」

他没回答我疑问,就直接抱着我起身。

夺门而出。

「把裙子盖好。」他说。

「唔……」我乖乖地照做,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

身后有人的脚步声传来。

池子的海豚受了惊讶似的,长吟了两声。

我听着它的话:别过来,别过来……

陷入了沉思。

又回头看了眼狭小的水池,我突然明白了,和一望无际的大海比起来,这一方小小的池水,只不过是个牢笼。

6

回家的路上,我问金珑:「珑珑,那些海洋生物,它们被养在水族馆里,到底快不快乐?」

金珑顿了下脚步,遂又偏过头来看我,「你觉得怎样算快乐?」

我也不知道。

但还是跟他比划了下,「就好像我吃到阿娘做的凉糕时,我会高兴地笑,你收留我的时候,我也会开心得直蹦,你要是愿意让我亲一下,我更能高兴得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这些应该都能算快乐吧?」

「是挺快乐的。」

金珑眯了眯眼睛,「你就那么想亲我?」

我莫名得感受到了一丝危险,但又不像他在沙滩上要杀了我的那种眼神。

便很兴奋地点了头,「你要试试吗?」

说着还撅了唇,「我抹了唇蜜,香香的,保证味道好!」

金珑没说话了。

他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我敏锐地感觉到他的表情更深沉了,像是暗夜里的大海,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是暗潮汹涌。

我缩了缩脖子,嘿嘿笑起来,「你要不愿意的话,其实我不介意等下一次的。」

然后我就听见了金珑的叹气声。

「小迷糊,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你是水族馆的员工呀?」我眨了眨眼睛,心想,他的意思该不会是,也要把我像海豚一样关起来吧?

不会的不会的!金珑人那么好,对那些鱼儿也那么好,肯定不舍得那样对我的。

他看我自顾自摇头的样子,甚是无奈,「你都不知道我的背景,我的真实情况,就无所畏惧地投怀送抱,也不怕被啃得骨头都不剩。」

「唔!金珑你吃人吗!」我故作害怕,调皮地逗他玩。

结果他表情严肃地吓我,「我吃鱼。」

我惊讶得合不拢嘴,「你吓我……」

所以他是知道了什么?

那我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索性咬了咬牙,打算告诉他实话,「金珑,你听我说,其实我是美人……」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立马捂住了我的嘴。

还神色警惕地四处张望了下,替我接话,「对对对,你是个美人,大美人,可漂亮了!」

这可把我激动坏了,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夸我。

是喜欢我,是爱上了我。

「那那那……那你能亲我了吗!」我激动得都结巴了。

可惜金珑只是揉揉我头发,并没有亲我的意思。

只是加快了脚步,抱着我朝家的方向跑去。

暗夜沉沉,金珑睡得正香。

我打算再一次偷袭他。

同样的月色下,我坐在床边打量着他的睡颜。

他睡得很沉,呼吸声一轻一重,有序的节奏带动着我的心跳。

我撩起自己的长裙,摸了摸月光下闪着微光的鱼尾,轻轻在地上摆了摆。

回想起回来时他的表情,他说的话。

他是不是真的知道了我的身份?

但他也没有揭穿我诶。

「你是在保护我吗?」我下意识地轻轻呢喃,问出了心中的困惑。

他的嘴唇微动,发出了细微的声响,我吓了一跳,捂着嘴滚到了床底。

过了一会儿,发现他是在说梦话,我才又怕了上来。

小心翼翼地把耳朵凑了过去。

他的呼吸缓缓吹入我的耳廓,暖暖的,痒痒的,直挠着我的心窝子。

我心底有一种微妙的情绪在生根发芽,我觉得我自己好像……

「美美,快跑……」他说着梦话,声音极低。

但我还是清楚地听到他喊着我的名字。

好高兴呀,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喊我。

嘿嘿,小样,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你看你做梦都想着我,哼,还说不想亲我。

我噘着嘴,俯下身……

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和他厚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仿佛要谱写一曲爱的交响曲。

我沉醉地闭上了眼。

他却倏地睁开了眼。

7

「小傻子……」

他的声音把我从美梦中惊醒。

我睁开眼,就看见他醒了。

我们俩大眼瞪小眼,刚刚暧昧的气息瞬间荡然无存。

我有些委屈地蹦起来,「你不许骂我!」

阿娘说了,我是世界上最聪明可爱的小美人鱼,才不是小傻子!

金珑一脸无奈赶我走,「你回家去吧。」

看着他摆出比族长爷爷还要深沉的脸色,我委屈得快要哭了。

明明刚刚给梦里念着我,现在就不要我了……

而且他不光要说,还要动手。

金珑起身把我往大门口推,脸色异常严肃,「回家找你阿娘去,这里不适合你。」

我眼泪一下就涌上来了,但又忍着没哭。

十年前我阿娘就没有了。

我没有家。

可金珑并没有松口,而是严厉说道:「你知道水族馆的那些动物为什么会被抓来吗?因为它们通灵,又颇具观赏性,稍加训练便能帮人类挣很多的钱。」

「如果再特殊些,那就是做实验的好材料。」

他声音太严肃,说得我都不由自主地顺着他思路想下去,然后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他说的,是我?

难道说,我已经被人盯上了……

我又想起了族长爷爷的叮嘱,背后有些发毛。

就这时,「砰!」一声,金珑无情地关上了门。

他进屋去了,才修好的门板似乎把我们分隔在两个世界。

我想再拆了它,但是又怕他会生气,只好老老实实地蹲在门口,望着月亮发呆。

人类世界好多事情,都是我这鱼脑袋想不明白的。

我开始质疑,我们鱼族为什么都想要一双人腿,去过人类的生活呢?

难道在大海里自由自在地不好吗?

我站起来,想就这样回到大海里去。

但我刚走两步,就不舍地回头看了眼那扇门。

我不想要腿了,但是我好像舍不得他了……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很快就盛满的泪水滴落在掌心,化作一刻珍珠。

我捏了捏拳,下定决心。

走向那扇门,刚抬手……

门板却突然咯吱一声,打开了。

门后是他无奈的脸。

月光下,我仿佛看到了一丝宠溺的浅笑……

「进来吧。」

我立马来了劲儿,蹦着进门。

还没来得及表达我的欣喜,尾巴尖尖被门框绊到,我几乎是直直地飞进了他的怀里。

他轻柔地接住了我,「还说你不傻?」

熟悉的叹息声又在耳边响起,我却莫名听得甜滋滋的。

我想我大概真的有点傻吧?

但这气氛,这拥抱,难道不是少女小说里,男女主谈恋爱快要表白的戏份吗?

一想到他极有可能是怜惜我在外过夜,从而不忍地邀请我进屋,我就忍不住露了大大笑容,抱着他的腰不肯撒手,漂亮的鱼尾也忍不住快乐地摇摆起来。

「姑娘家家的,不知道害羞?」

金珑又奇怪地红了脸,然后用裙子严严实实地把我的鱼尾遮了起来。

我看得好奇,「珑珑,你脸红什么?」

他眼神倏暗。

隔了会儿才问道:「你就不知道好好藏着自己的鱼尾吗?」

我高兴地蹦起来,「你果然知道!你知道了也没把我关起来,你肯定是喜欢我!」

他费了好大劲才稳住我的身子,「真是个小傻子。」

金珑又开始这样说,我生气瞪他,他这回倒是不严肃了,在那抿唇笑得开心。

我悻悻的,忽然就恶向胆边生。

叭唧!

我重重在他柔软温凉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在他错愕的眼神里,得意地笑。

哼,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

再欺负,我就再亲!

但他眼神又严肃且正经起来了,大掌揉着我的头发。

「女孩子家家的,不可以这样。」

什么女孩子?

他摸头的力道很舒适,我享受地眯了眯眼睛,又有点小得意。

我是一条美人鱼,又不什么女孩子。

下回还敢亲他!

8

一大早,我就被拍门声惊醒了。

刚揉着眼睛从房间里出来,就听到有人尖叫起来,「就是她!」

「她就是美人鱼!」

「我们都拍到了她的鱼尾!她从海里出来就是这样,她还在水族馆里用这条尾巴游泳!」

「快把她抓起来!」

嘈杂尖锐的声音刺得我耳朵疼,我望向门口,认出了水族馆的几个工作人员,还有一群穿着怪异服装,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人。

我没想到自己从第一次上岸开始,早就被人盯上了。

金珑的脸色很难看,「她是我请的cos师,鱼尾是假的,不是什么美人鱼。」

「呵呵,那你把她的裙角撩起来给我们看看啊?」

「不是美人鱼,那就让我们看腿!」

「快撩!」

一群人凶得狠,硬生生地挤进了屋里。

金珑被逼到我前面,我只能看见他宽厚挺拔的背脊,听到那沉怒凛然的声音:「再不走,我就立即报警!」

「金先生,你私自窝藏美人鱼,也是说不过去的。」

有人冷笑着,从侧边包围过来。

金珑立即换了方位,对着那人。

但其余的几人趁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个个眼里都涌着兴奋且贪婪的光芒,把手伸向了我。

「进房去!」

金珑声音沉沉的,满是怒气,我立即头也不回地往后跑。

有人趁乱冲了上来,急得我狠狠一腿踹了过去!

但我瞬间又愣住了。

咦?

我有腿了?

我有点懵,眼睁睁看着那人被我裙下一脚,踹飞在地。

还没反应过来,金珑已经到了我面前,浅浅撩起我裙角,露出莹白如玉的两只小脚,「看清楚没有?这是腿!不是什么鱼尾!」

真的是腿?

真的是腿啊!

嫩生生的,像是玉藕,我瞧着都好生喜欢。

那群人面面相觑,愣在了原地。

很快互相责怪起来:「你真是傻逼,我就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人美人鱼!」

「可是我跟踪他们的时候,明明听见她说自己是美人鱼,而且昨晚那鱼尾特别真切,她留下的血渍测了血型也……」

「别说了!」

他们没找到想要的美人鱼,也就一边给金珑道歉,一边飞快地跑了。

金珑刚关好门,我就高兴地撩起了裙子,招呼金珑赶紧过来,「珑珑快来看我的腿!又长又直,好漂亮!」

灯光照在腿上,还反射着淡淡光晕,比海里的大珍珠还要白亮。

金珑的脸又红了。

眼神还有些怪怪的,似乎想看我的腿,但又不好意思地掠开了。

人类可真奇怪,想看就看嘛,害羞什么?

而且我有腿了,还是双很漂亮的腿,我恨不得向全世界展示才好。

他害羞,我干脆就兴高采烈地跑到他面前,将我的大美腿展示给他看,「珑珑快看,昨晚的亲亲有用,我终于长出两条漂亮的腿来,以后就能陪你在人类世界自由自在地生活啦!」

「你确定?」

金珑的声音有点暗哑,我肯定地点头,高兴坏了。

「可我不这样认为。」他又说。

我光顾着高兴,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竟然凑我面前来了,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唇,像是在盯着他的猎物。

那股心慌意乱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我下意识地想要退开,他却倏然扣紧了我的腰。

俯身吻唇,若狂风骤雨。

「哼,我可没说要带你在人类世界生活。」

9

我开开心心地回族里,告知族长爷爷,我已经拥有双腿了。

旅长爷爷笑眯眯的,「不错不错,能嫁人了。」

美人鱼一族的规矩,拥有双腿后便要婚嫁,延续美人鱼的血脉,我心里欢喜着,脑海里都开始幻想自己和金珑的婚礼了。

可想法还没来得及告诉族长爷爷,南海的一条男人鱼就找上门来了。

男人鱼和龙族是近亲,家里势力不错。

他带了许多珍贵的海鲜送给族里,笑起来的时候有点傲然的味道:「以前便挺中意你的,只是你那时候没腿,是个残疾,我只好犹豫再犹豫,如今你看起来很健康,只要你嫁给我,以后我带你在人类社会混。」

「我不嫁你。」

我厌恶这条男人鱼说话时高高在上的姿态。

就是残疾也不嫁给他!

也许是我拒绝得太干脆,族长爷爷都微愣了下,又赶紧说道:「美美,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美人鱼也是一样的,只要你同意,族长爷爷马上就给你操办嫁妆。」

「我说了,我不嫁他。」

金珑小哥哥还盼着我回家呢,我怎么能嫁给这条男人鱼?

但是男人鱼很生气。

愤怒地撂了下话,「就算你现在长了双腿,你也已经熬成了一条老人鱼,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莫非还想熬成美人鱼里的笑话!」

「我有喜欢的人了。」

一想到金珑,我就满心欢喜。

族长爷爷愣了愣,声音有些干哑,「就是那个心口有血痣的男人?」

「对,就是他,我很喜欢很喜欢他!」

我觉得喜欢就要说出来,族长爷爷和男人鱼的脸色都变阴了。

族长爷爷没说什么,但男人鱼就像我给了他一顶海藻帽似的,很愤怒地下了命令,逼着族长爷爷囚禁我,还说我要是不同意嫁他,就灭了我们这一族!

族长爷爷愁眉苦脸的,我也伤心得哇哇大哭。

眼泪落在水里变成了珍珠,族长爷爷边捡珍珠边叹气,「他家和龙族有关系,你嫁他有什么不好?」

「我不喜欢他。」

「喜欢能有什么用?你二姐嫁给人类,最后的下场难道你忘了?」

族长爷爷说得语重心长,但一点都不妨碍他捡珍珠的速度。

我有点难过了。

二姐她很漂亮,她很早就幻化出了双腿,最后还嫁给了人类。

开始那几年她回族里的时候,幸福得眼睛都会发光,但是慢慢的,她眼神怨怼起来,也很少再回族里。

直到那年她回到族里,不止双腿没了,曾经漂亮的鱼尾也被伤得千疮百孔,不少鳞片都被硬生生地拔了下来,血肉模糊。

据说是那个人类发现了她美人鱼的身份,将她送到了实验室,她绝望之下拼死用秘法回到族里,这才捡了条命。

从那以后,嫁给人类就成了美人鱼一族的禁忌。

我们变成人类结婚生子,也只能是和男人鱼一起。

族长爷爷的话说得我心里拔凉拔掠的,比金珑的小冰棍还要凉。

我记得二姐没几年就郁郁而终,结束了原本漫长的生命,而我,会踏上她的老路吗?

我瞪着哭红的眼睛望着窗外的夜明珠,眼泪落不下来了。

金珑不是那样的人,但我想起了水族馆里的那些人。

他们会放过我吗?

10

我不哭了,那条男人鱼便又来了。

他说话的时候喜欢扬着下巴,眼睛斜斜地往上看。

我真烦他,他这是有斜眼病么?

男人鱼也没注意到我的表情,就傲然问我,「想通了是吧,想通了就收拾收拾,随我去南海,这桩婚事就算成了。」

族长爷爷多少有些赔笑脸的意思,「好歹得按礼数来吧?」

「行行行,这回就依了你们。」

男人鱼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我看着看着就笑了,「我就说,我有答应嫁你吗?」

族长爷爷又愣住了。

男人鱼凶起来,「你不哭了,不就是想通了!」

「我就是想通了,才不嫁给你!」

他跟我凶,我也板着脸凶了回去,男人鱼盯着我看了几秒,忽然就恶狠狠地说道:「我知道了,你还对那个人类不死心是吧?行,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他要拽着我去人类世界,我死活不肯,挣扎下,就听院子里有人喊起来,「族长爷爷,有贵客来了!」

男人鱼手劲凶得很,还不肯放开我。

族长爷爷看着我俩僵持不下的样,只得先去将贵客拦在门外,但人却已经登门了,面色沉沉的扫了眼男人鱼,「我听说,有人想抢本王的未婚妻?」

是金珑!

我不知哪来的力气,跳起来狠狠打开了男人鱼的手,又一溜烟跑到了金珑身边,可怜兮兮地告状,「珑珑,他要抢你媳妇儿!」

男人鱼已经傻了。

扑通一声跪下,惊讶中带着惶恐,「龙王!」

嗯?

龙王,谁是龙王?

金珑吗?

他不是人类吗?

我彻底懵了。

对哦,他是人类,他怎么能来海底?

啊,难道说,他真的是龙王啊!!!

许是我的表情太复杂,金珑便又习惯性地开始揉我的头发,我抗议地顶顶他手掌,然后理直气壮地跟族长爷爷说:「族长爷爷,这位便是我喜欢的人。」

「不对,喜欢的龙。」我纠正倒。

说着又小声提醒金珑,「珑珑,快跟族长爷爷打招呼。」

哪知族长爷爷直接颤颤悠悠地跪了下去,「美人鱼族长图隆,拜见南海七龙王!」

「你是美美的族长,不必行此大礼。」金珑去扶爷爷。

爷爷却犟着不敢起来,他还怪我,「美美不要放肆,这是七龙王,不可以直呼他龙龙。」

「他就叫龙龙呀!」我眨巴眨巴眼神。

金珑被我逗笑了,伸手捏了捏我耳朵,我脸腾地下就通红滚烫起来。

气氛好像突然暧昧了起来。

男人鱼从头到尾都没敢抬头,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灰溜溜滚走了。

族长爷爷也识趣地离开了。

金珑就笑得越发勾得人心里痒痒的,「这几天辛苦你了,我回去办了点事来晚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怜惜的看着我的眼眶。

我想,此时我的眼睛一定是红透了的。

「浑身都不舒服。」

我撅着嘴,赖在他怀里撒娇,他就低低地笑,「那我给你检查检查,有我的灵丹妙药,包治百病。」

「可是我想看你的腿。」

我对腿有一定的执念,我那么艰难的才长出双腿,他长腿也应该不容易吧?

「亲一下才给看。」

他撅着唇凑过来,要和我亲亲,但被我笑嘻嘻地躲开了。

我才不干呢,我就想看龙尾变成的腿!

趄他不备往下一蹲,搭在他腰间的手顺势用力往下一拽,然后……

然后——我就看见了那熟悉的花色裤头!

还有那熟悉的精瘦精瘦的一条蛇!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触感真好。

金珑似乎闷哼了声。

我诧异抬头,却看见他的花色裤头起了异样,那一条蛇竟然慢慢变大了!

「啊,果然是一条龙,还会变身呢!」我觉得好玩,刚想戳戳看,金珑已经眼疾手快地捉住我手指,眼里闪着我看不懂的灼热。

「美美,你想要一条龙服务吗?」

「嗯?什么样的服务?」

「这样……」

11

我做了个梦。

梦里有个受伤的小龙王,歪倒在珊瑚丛里,奄奄一息。

我拼了命也叫不醒他,而他心口像破了个大洞,鲜血把海水都染红了,情急之下我拔了心口的鳞片放在他受伤的心口上,血竟然止住了。

而他心口因此长出了血痣。

我则因为少了那片鳞片,所以迟迟幻化不出双腿。

寻到那块鳞片,我才是完整的我。

原来,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我因他幻化不了双腿,他因我而沾上了情缘。

「不是要去逛超市吗?」

梦里的小龙王倏忽变成了俊美帅气的金珑小哥哥,我猛地睁开眼,就见金珑站在床边,目光温柔得像是海浪。

我把梦里的场景告诉了他,然后缠着他不肯起身。

他更是顺势上了床,手指不安分地游离起来,「美美,我知道是你,你刚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那枚特殊的鳞片,一直都在他的心口上。

他说他原本只是想帮帮我,哪晓得小迷糊的要求如此特殊,一不留神,他就把自己帮进去了。

可是他爱极了这种感觉。

爱极了这个迷糊的娇俏的小美人鱼呀!

「知道是我,还不让我亲?」

我被他撩得火气乱窜,不甘心地反守为攻,挠得他忍俊不禁笑颤起来,「女孩子家家的,哪能、哪能随便亲男人?」

我悻悻的,「那你后来还不是让我亲了?」

「后来,后来我也喜欢了你。」

他灼热的吻落下来,我便晕晕乎乎忘了所有。

恍惚间就听他问道:「美美在被那人提亲的时候,是不是想过不嫁我?是不是害怕过?」

他的声音充满诱惑,我恍恍惚惚地点了头,「对呀,谁知道你跑到哪里去了,明明是条龙,还装作是个人,让我担心了好久……」

「以后不会了,我得去给你准备聘礼呀,准备好了才能跟你提亲。」

「那你还是太慢了,哼!」我娇嗔地扭头过去。

他轻柔的笑声在我耳畔响起,打趣道,「不让你多哭会儿,怎么能攒够珍珠做嫁妆?」

「臭珑珑!」我拿小拳拳锤他胸口。

他却一把捏住我的手,突然热烈地吻上了我的唇。

这是我一直想要的。

但我也没想一直要啊!

嘴唇都快被他嘬出血了……

「唔唔唔……够了嘛……」

「不许动!」

嗷呜……

好霸道的龙!比那些小说里的霸道总裁还要霸道!

……

珑珑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给我,但就是不许我露腿。

为了去超市,我也忍了。

超市里人来人往的,他慢条斯理地信步走着,我就好奇地东张西望,琳琅满目的货品让人眼花缭乱,热情的吆喝声更让我招架不住。

还有不少的小姑娘娘往这边看过来,眼神害羞地时不时扫过金珑。

我莫名感受到了威胁。

紧紧挽住他胳膊,再冲那些小姑娘扬了扬下巴。

哼,这可是有主的!

金珑察觉到了,垂下眸光低低地笑起来,「怎么,怕我被人抢走了?」

「才没有。」

我才不会承认呢。

见他不信,我就随手往旁边的货贺上指了指,他却眼神古怪起来,「你看食品油干什么?想做人类的饭菜了?」

「不不不。」#言情#?#故事##古言#??

我眼神落到那些油瓶子上面,笑得异常欢快。

「是金龙鱼呢!」我仰头看着他,心里蓦然有了大胆的想法,「珑珑,以后我们的孩子就叫金龙鱼好不好?」

他是名叫金珑的龙王,而我则是一条小小的美人鱼。

合起来,就是金龙鱼呀!

金珑:「……」

我读懂了他的眼神:媳妇说的都对

文/瑶妹儿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304940684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10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