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打麻将手气好得很是什么预兆(梦见打麻将不胡牌 今天打牌能赢吗)

梦见打麻将手气好得很是什么预兆(梦见打麻将不胡牌 今天打牌能赢吗)

第1章 张小毛回村

大山村,张小毛一路哼着小调,背着蛇皮袋,手里提着十块钱三样买的胶桶,走在回村的路上。

他在城里的工地做杂工,昨天晚上接到了女友林晓霞的电话,要他今天回大山村和她见面。

具体什么事林晓霞没说,张小毛猜想着一定是林晓霞要他回去和她订婚。

他和林晓霞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青梅竹马,在城里工地做事的三年,除了给父母生活费以外,省下来的钱都给了林晓霞读大学。

林晓霞答应过他,等她大学毕业就会回村和他订婚。

昨天是林晓霞大学毕业回村的日子,张小毛想到林晓霞要他回家见面,心里就高兴的哼了起来。

一会儿,张小毛就从村口走到了家门口。

虽然家里是一间老旧的木房子,张小毛看到木房子就感到亲切,高兴的对着屋里喊了一声:“爸,妈,我回来了。”

张小毛边喊边进了屋。

屋里,父亲腿上缠着白色绷带,不停的抽着旱烟,不时的传出声声咳嗽。

母亲正在灶屋熬着中药。

“爸,你的腿怎么了?”张小毛一脸担心。

母亲听到了张小毛说话,走到屋里说道:“小毛,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工地上的事都做完了?”

张小毛默默摇头:“妈,爸的腿怎么了?”

“你爸的腿,是在西瓜地里时不小心摔的。”母亲似乎有意隐瞒了什么,说道:“小毛,工地上的事还没做完,怎么回来了,你放心在外面做事,你爸的事有我呢?”

“妈,爸的腿看过医生了吗!医生怎么说,严重吗?”

母亲连连摇头:“看过了,医生说只是伤皮,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就好,对了妈!小霞是回来了吧?”张小毛见母亲点头,说道:“妈,其实这次我回来,是晓霞叫我回的,她给我说过,只要她大学毕业,就会回村和我订婚。”

“订婚?和林晓霞?”母亲一脸的诧异,昨天在村里走着和林晓霞碰面,主动和林晓霞打招呼,林晓霞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而且她看到林晓霞和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人走在一起。

没来得及等母亲说话,张小毛就拔腿跑出门,直接朝林晓霞家里跑去。

母亲一路跟着追了出去。

林晓霞家。

林晓霞坐在家里的院子上,拿着小镜子在补妆。

“晓霞。”张小毛已经到了林晓霞家门外,对着院子里的她亲切的呼喊。

林晓霞还没做声,她的母亲刘桂花从屋里走了出来,把张小毛挡在了大门口。

“刘姨,我是小毛,是晓霞要我来和她见面,谈订婚事的。”

“张小毛,晓霞要你来订婚,你不会是听错了吧?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还订个哪门子婚。”

刘桂花继续打压:“张小毛你只是一个工地上的杂工,一天能赚到几个钱,我家晓霞堂堂大学毕业,将来前途无量,你说她要你来订婚,是在大白天说梦话。”

“刘姨,我想你是误会了,真的是晓霞要我回来和她订婚的。”

没等刘桂花说话,从屋里传出一声硬邦邦的女人声音。

“妈,你别说,我的事情,让我来说。”

随着声音落下,从屋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的短发女人。

她就是林晓霞。

“晓霞,你快和你妈解释,我是你叫来和你订婚的,刚刚刘姨还不信……”

林晓霞没等张小毛说完,目光发冷,声音更冷说道:“张小毛,叫你回来,不是和你订婚,而是要告诉你,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他是城里一家大酒店的老板,我们从今天开始,一刀两断,各走各路。”

听到林晓霞说出这句话,刚刚心里还激动紧张的张小毛,突然间脸色煞白,他做梦都没想到,曾经对他说出订婚嫁给他的林晓霞,叫他回来的原因,是要和他分手。

“不要想不通了,你只是一个在工地上做小工的人,我大学毕业将来一定前途无量,你一个小工,根本就配不上我。”林晓霞越说越毒,又说道:“话说的简单明了,你在工地上做事一天的工钱,还买不到我一支口红,这是你送的什么鬼渣渣玩意,现在全部退给你。”

张小毛看到林晓霞把一个银手镯丢到地上,顿时一脸严肃:“林晓霞,找人做你的朋友,是你的权利,但是今天你还我银镯,当时是怎么收的,现在必须怎么还?”

“呦呵,你十块钱三样买来的东西,还要我弯腰给你捡,可能吗?你配吗?”

“马上捡起来。”银镯子在林晓霞心里是便宜没人要的地摊货,但是对张小毛来说,是母亲传了五六代的家族之物。

这时,一路从屋里追传来的母亲,到了现场。

母亲陈梅见张小毛和林晓霞越吵越凶,说道:“小毛,她不捡也罢,我们捡起来回去就是。”

张小毛默默摇头,目光坚定:“妈,你别管,今天这个银镯子就得她亲手捡起来。”

“陈梅,你瞪大眼睛看好了,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儿子,不知天高地厚,要来和我家订婚,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呸!

林晓霞一口口水吐到地上:“想我给你捡那个低级的玩儿,想都不要想,什么玩意敢和我这样说话?不知天高地厚?”

“捡起来!”张小毛声音越来越冷,拳头攥紧一拳砸在墙上,墙上的粉刷层脱了一块。

林晓霞看到张小毛发火,捡起了地上的银镯子,递到他手上时,一个高跟鞋不稳,撞到了陈梅身上,只听到咔嚓一声。

林晓霞穿着的粉红色裙子,拉开了一条大口子。

“陈梅,就算你不服气,我甩了你儿子,你也不能扯烂我的裙子,敢扯烂我的裙子,知道我的裙子是花了多少钱买的吗?”

林晓霞一脸愤怒:“我是两千块买的,才穿就被你扯烂,今天你非赔不可?不然我和你没完?什么东西,不长眼睛是吗?我的裙子也是你这种贱民能碰的吗?告诉你,今天你摊上大事了!”

第2章 山神传承

“不是我扯烂的,是你刚刚脚一扭 ,撑开的。”陈梅碰都没碰林晓霞的裙子,一脸的无辜。

“陈梅,你还在狡辩,我刚刚就是和你在一起 ,不是你扯烂的 ,难道是我自己扯烂的吗?明明就是心里记恨我甩了你儿子,扯烂了不敢承认,今天这钱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

林晓霞大声吼着:“陈梅,如果你赔不起,就给我跪下磕头认错,我就算了,否则非赔不可。”

“林晓霞,你给我住口。”张小毛拳头攥紧:“不就是两千块钱吗?我赔,再敢说我妈半句不是 ,我撕烂你的嘴。”

陈梅听到张小毛答应赔钱 ,拉着他的手连连摇头:“小毛 ,这钱不能赔,两千块钱你得做多少活。”

“妈,做多少活我都不后悔,她那么爱钱,我就给她。”

张小毛从身上拿出工地上接的两千打混泥土钱 ,丢到桌子上。

林晓霞一手就拿了过去,还一张一张的点数,放到眼边看:“我得认清楚,看看有没有假钱。”

张小毛一直没有做声,等着林晓霞数钱,认钱。

赶到现场看热闹的村里人,都在窃窃私语。

“人家一条裙子就是两千块钱,你一个在工地上打混泥土的 ,还想和她订婚,是不是脑筋把驴踢了。”

“是啊,原本还以为他硬气,不会赔钱,想不到也是个怂包。”

“老子是,儿子会不是吗?”

林晓霞这会儿已经数完钱,认好了真假,听着一旁众人的恭维 ,漂着张小毛,故意加重语气说道:“怎么的,还想要我留你们在家里吃饭吗?都给我出去 ,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这种低等人,也没资格留在我家里。”

张小毛突然眉头一挑,拿起了面前桌子上的一把剪刀。

“张小毛,你拿剪刀想要干什么?告诉你,这是我家,有这么多村里人在,你敢胡来。”

林晓霞一脸惊恐。

其他在场的村里人,也都对张小毛一脸不满。

“张小毛,你当着我们这么多人,敢行凶试试。”

“那两千块钱,你赔不起,当时就别赔。”

“有我们在,你休想胡来。”

陈梅拉着张小毛的手:“小毛,算了,我们现在就回去,咱别和她们纠缠了。”

“妈,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把事情办了,咱就回家。”

张小毛说完,神情严肃凝视林晓霞。

林晓霞听到在场众人说的话 ,突然间说话强硬:“张小毛 ,你听到了吗?有各位乡里乡亲在场 ,你敢胡来,马上给我滚出去。”

张小毛这时看了在场众人一眼 ,转头凝视林晓霞,语气加重:“我用剪刀剪烂自己的东西,和你 ,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还在胡说八道 ,这里是我家 ,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你有什么?”林晓霞气势嚣张。

“你身上穿的裙子,是我花了两千块买的,我要剪烂我的裙子,天经地义。”张小毛拿着剪刀走到了林晓霞面前。

众人听到张小毛说出裙子,突然间哑口无言。

林晓霞也是无言以对。

张小毛说的没错,花了钱买的裙子,裙子就是他的。

他不管是剪烂,扯烂,任何人的确管不了。

“张小毛,别剪裙子,我不要你的钱了,退给你。”

林晓霞急的满头大汗,急忙把钱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当着这么多人,自己穿在身上的裙子被剪烂,那是多羞的事。

张小毛眉头一挑:“我既然买了,就不能退。”

看到张小毛伸手就要剪裙子,林晓霞急的不知所措,跪在了地上:“小毛,我求你了,不要剪我的裙子,我错了,裙子不是你母亲撕烂的,是我刚刚不小心撑开的,求你看在我们以前的感情份上,原谅我。”

“以前的感情份上?”张小毛目光严肃:“你刚刚做的一切,怎么不说看在以前的感情份上,想我不剪烂你的裙子,马上给我母亲磕头认错。”

林晓霞连连点头,跪到陈梅面前,苦苦哀求:“陈阿姨,刚刚是我错了,求你原谅我,我给你赔礼道歉。”

张小毛拿起桌上的两千块钱,看着磕头的林晓霞,转身面对门口,说道:“妈,我们回家。”

陈梅默默点头,跟着张小毛从林晓霞家里离开。

走到一条回家和进后山的村里路口,张小毛让母亲先回去,他想去后山走走。

毕竟多年的感情,对于张小毛来说,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

张小毛到了后山的草坪上,拿出了林晓霞退给他的银手镯,眼前浮现刚刚在林晓霞家里的一幕幕,他拿着银镯的手紧紧攥紧。

即使他的手掌皮被银手镯擦破,流血,他也不觉得有一丝丝痛。

也就在他手掌皮破皮流出的血流到银手镯的那一刻。

银手镯突然间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原本黯淡无光的普通银手镯,沾上张小毛的鲜血之后,从边缘开始发光。

转眼间整个银镯穿上了一层金纱,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金镯。

张小毛看到这一幕,瞪大了眼睛,看向金镯的时候,看到了金镯上刻满了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金色小字。

山神金镯。

在张小毛看清楚山神金镯几个字的时候,金镯里生出一道金辉神奇的进入了他的大脑之中。

痛!

胀!

张小毛双手捧着面颊,头痛欲裂,突然眼前一黑,到了一个虚空之中。

在看到虚空里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女人时,突然间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你是谁?我是在哪儿?”

女人长的倾国倾城,仙子一般的脸蛋 ,魔鬼一般的身材。

“主人,我是山神的女仆 ,从现在开始 ,是你的女仆,梨花仙子,这里是金镯之中的山神虚空。”女人一身薄如蝉翼的白纱,在虚空金色光束的照射下,让张小毛只觉得心里发热,头上直冒虚汗。

“你是山神的女仆,刚刚叫我主人?”张小毛此刻的感觉,只有男同胞才能深刻体会。

女仆默默点头,走到张小毛面前,俯身鞠躬 :“主人,你的血唤醒了山神神识,从现在起 ,你就是山神的传承,修炼晋升之后,继承山神大位。”

第3章 刘小兰

“你走开一点,把腰直起来。”张小毛看着面前俯身鞠躬的梨花仙子,差点流鼻血。

“主人,你怎么了,是我长的吓人吗?”梨花仙子一脸惊讶,退回了三步。

张小毛长叹一口气 ,说道:“你先让我缓缓。”

就在他说出缓缓的时候 ,突然间感到双眼胀痛,睁不开。

但是转眼之间,这种胀痛神奇般的消失,张小毛睁开双眼看到面前梨花仙子的一刻,额头直冒热汗,心跳比之前更快。

张小毛使劲的晃头,闭眼睁眼。

当他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了面前的梨花仙子。

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也看到了该看到的。

连梨花仙子身上有几根血管筋脉 ,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主人,你得到了山神传承,拥有了山神透视。”梨花仙子看到张小毛不断睁眼闭眼,说道。

“山神透视?”张小毛一声惊讶:“你说我有透视眼了?”

梨花仙子微微点头:“主人 ,你继承了山神传承,以后会拥有山神一切的神器功法。”

“神器功法?”张小毛还要问个明白时 ,梨花仙子已经在他面前消失了。

只听到虚空之中传来她的声音:“主人 ,我一天的现身时间不能超过半柱香,现在时间到了,我得回金镯,明天主人需要问我,只管对着镯子唤我就是。”

在虚空声音落下后,躺在草地上的张小毛睁开眼睛醒来。

他记得在虚空里的一切。

梨花仙子,山神传承,还有透视。

张小毛醒来后,回忆虚空时,发现了自己的意识里多了三本金字古典。

分别是神农种植篇 ,神农医术和山神修炼篇。

他没有把精力先放在三本金字古典上,而是放到了山神透视。

我得试试真假。

就在这时,张小毛听到了从山路上传来的呼救声。

张小毛潜意识里已经打开了山神透视 ,当他跑到山路上,才认出山路上躺着的是村里的刘寡妇。

刘寡妇叫刘小兰 ,嫁到村里的那天晚上 ,还没来得及和男人洞房 ,男人就突发疾病死了。

她身材性感 ,脸上的五官都生的恰到好处,是村里远近闻名的俏寡妇。

每个大山村的男人,对她都是日思夜想。

“小毛,快救救我,我被蛇咬了。”刘小兰一眼认出了张小毛,嘴唇蠕动。

张小毛在认出是刘小兰的那一刻 ,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刚刚想着试试透视 ,已经打开了山神眼,此时此刻看到了刘小兰穿着蓝色碎花连衣裙,和连衣裙里面世界。

甚至还看到了,令所有男人都会看到流鼻血的东西。

“小毛 ,小毛。”

刘小兰的话 ,让张小毛才回过神 ,急忙跑了过来,蹲在了她面前。

刘小兰双手抓住了张小毛的肩膀 ,一用力手一滑 ,滑倒在他的怀里。

这一刻,和刘小兰零距离的在一起 ,不仅感受到了刘小兰身上特有的女人香,还感受到了来自她身上的温度。

“小兰姐,小兰姐。”张小毛把刘小兰扶到自己腿上靠着,连连呼喊。

刘小兰在大山村,从来不和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唯独每次在村里见到张小毛时,一说就是半个小时,而且还偷偷给他送过几次鸡蛋。

张小毛看到了刘小兰连衣裙膝盖处的伤口,说道:“小兰姐,我得先把你的裙子从膝盖处撕开,才能看到伤口。”

刘小兰脸色越来越白,微微点头。

看到刘小兰同意,张小毛一手撕开了连衣裙,看到了在刘小兰白皙透亮的腿上,有一个被蛇咬的牙齿印,开始发黑。

“小兰姐,我不知道怎么解毒,现在背你回去。”张小毛心一急,就把刘小兰背到背上。

刚刚才朝前走了几步,张小毛只觉得后背上一阵奇妙的容软感。

这种容软感,只有男同胞才能体会到自己身体强烈的反应。

“小毛,快放我下来,我不行了。”

背上传来刘小兰微弱的声音。

张小毛这时把刘小兰平躺着在地上。

刘小兰已经昏迷了过去,背上背着的竹篓子跌到在地,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和一副银针掉到了地上。

看到银针,张小毛突然想到脑海里出现的神农医术篇 ,这时沉下心打开了医术篇。

看到了医术篇的第一页 ,映入眼帘的是四个大字 ,鬼斧神针。

接着,张小毛眼前就出现一套神奇的针法。

只是一转眼的时间,这套针法就完全融入到他的脑海里。

看到刘小兰的呼吸越来越弱,张小毛不管鬼斧神针是真是假,就拿出了银针开始按照鬼斧神针里的针法,开始往她身上扎。

第一针的位置,张小毛按照融入到脑海里的针法,很快找到了位置,扎到了刘小兰的腿上。

接着又找到了第二针,第三针扎的地方,分别扎到了刘小兰身上。

到最后一针的时候,张小毛犹豫了,看着针法里显示的位置穴道,暗暗呢喃了一声:“不会吧!竟然要扎到那里!”

犹豫了片刻,张小毛又四周看了一遍,看到没人,又见刘小兰昏迷着,暗暗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算了,所有的一切都应该以人命为重。”

张小毛长舒了一口气,只是看了一眼最后一针扎到的地方,就快速的扎了下去,便不敢再继续盯着看。

这时的张小毛就一直坐在刘小兰面前等着,看看鬼斧神针究竟有没有用。

一阵风吹来,吹动了张小毛穿着的黑色衬衣,也吹动着刘小兰身上的蓝色碎花裙。

就在这一刻,刘小兰咳了两声,慢慢睁开双眼醒了。

“小毛,我这是在哪儿啊!”

看到刘小兰醒来,张小毛满脸激动的说道:“小兰姐,你终于醒了,先别动,让我把扎在你身上的银针拔出来。”

刘小兰连连点头,看着他拔出银针,一脸惊奇的说道:“小毛,原来你还懂得医术。”

张小毛拔出了显眼的几根银针后,说道:“其实也不是很懂,只是知道一些皮毛。”

说完,看到刘小兰准备坐起来,他急忙说道:“小兰姐,你先别动,还有一根银针没有拔出来呢?”

听到他说出还有一根银针,刘小兰到处看,都没看到,一脸木讷:“小毛,你说的还有那根银针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

张小毛这时支支吾吾,指着她坐着的下面,说道:“小兰姐,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刚刚都是为了给你扎针驱除蛇毒。”

刘小兰这时用手摸了一把他指着的地方,翻身趴到地上,说道:“来吧,把银针拔了,我不会怪你的。”

张小毛连连点头,双手颤抖着拔出了银针。

刘小兰才从地上坐了起来,一脸笑着看向张小毛,说道:“小毛,你看姐长的怎么样?还行吗?”

第4章 要债_山医神农 – 人气书屋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fuye5588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10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