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尊的意思和用法(古代令尊的意思)

01 当年的“家父门”

朱军是中央电视台非常优秀的一位主持人,主持过很多优秀的节目,上了一点年纪的观众,对这个名字都很熟悉。但是,朱军在主持一档对谈节目时,因为不懂“令尊”和“家父”的区别,从而闹出了大笑话。

情况是这样的:

朱军正在采访一位嘉宾,话题聊到了嘉宾的父亲,嘉宾介绍说:“家父”(我的父亲)如何如何……

然后朱军接过话头,继续聊嘉宾的父亲,这时,错误出现了——他聊的是对方的父亲,用的词却是“家父”(我的父亲)。

嘉宾听得都愣了神。

节目播出后,观众纷纷指出错误,朱军才认识到,称呼对方的父亲应该用“令尊”这个词。这次主持事件,被媒体称为“家父门”。朱军为此向全国观众诚恳道歉。

02 “令”和“家”的区别

首先我们要知道,“令”,用在称谓里,一是“美好”的意思,并不是“你的”;二是只能用于称呼对方的亲属,表示尊敬。

令尊,是称呼对方父亲的敬词。

古人讲“严父慈母”,“严”和“父”对应,“慈”和“母”对应,所以“令严”=“令尊”,也是称呼对方父亲;“令慈”/“令堂”,则用来称呼对方的母亲。

那么,对自己的父亲、母亲怎么称呼呢?那就需要用到“家”,家父、家母、家严、家慈。

需要特别指出:“令尊”和“家父”,都是在谈话中提及对方的父亲或者自己的父亲时,才相应地使用的。并不是用来直接称呼对方或自己的父亲。

比如,你在路上见到了朋友的父亲,凑上前一个劲儿地喊“令尊”——这就大错特错了。

在家里对着自己父亲喊“家父”——这也是错误的,喊得再亲热也没用。

03 “犬子”一词的来历

称呼对方的亲属,用“令”。称呼自己的亲属,用“家”或“舍”,长者用“家”,平辈用“舍”,小辈可用“犬”。

如,令荆,称对方妻子。拙荆,称自己妻子。

令兄/令弟/令姊/令妹:称对方兄弟姐妹。家兄/舍弟/家姊/舍妹:称自己兄弟姐妹。

古人写诗,卖惨,来了句“舍弟江南殁(mò),家兄塞北亡” ,成功地博得了人们的同情。其实诗中所写,就跟前段时间的“二舅”一样,均为虚构,诗人只是为了追求文字上的对仗工整。

但是“家”和“舍”的用法区别,在这一句诗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哥哥姐姐,相对自己而言,是长者,需用“家”;弟弟妹妹是平辈,用“舍”。

令郎,称对方儿子。犬子,称自己儿子。

令爱/令媛,称对方女儿。犬女/小女,称自己女儿。

据说“犬子”一词,与西汉文人司马相如有关,本来是相如的小名。就跟早些年农村人给孩子取小名为狗儿、猫儿一样。后来司马相如出息了,享誉全国,便带火了“犬子”这个词,做家长的都觉得喊儿子为“犬子”,儿子长大后就会有大出息,于是“犬子”就成了称呼自家儿子的专用词。

04 昆仲是称呼对方兄弟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对社会阅历不够丰富的年轻人来说,在有特定关系的两个人的合称问题上,都容易犯难。

比如,对方是兄弟两个,不管是不是双胞胎,我们都还可以说“你们兄弟俩”;但是,对方是夫妻俩,尤其对方还是你的长辈,比如师长、领导,我们可以说“你们夫妻俩”/“你们两口子”吗?

——这话听着别扭,说着也别扭。

古人是怎么解决这问题的呢?

首先,称呼对方兄弟,古人用“昆仲”一词。用上敬语,我们可以说“贤昆仲”。昆为兄,仲是弟。无论对方是兄弟两个还是三个或更多,“昆仲”一词,都可涵盖。

近似的词有“手足”“棠棣”等,但手足和棠棣可以用来形容兄弟关系、兄弟之情,而不是直接用于称呼。比如说手足情深、棠棣竞秀,而不会说贤手足、贤棠棣。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时,北大送了一副贺联:

资自强而载物,砥砺同行,百龄清誉称棠棣;

取兼容以开新,交融共进,万卷华章照古今。

既赞美了对方,也揄扬了自己,其中“百龄清誉称棠棣”,就是将清华和北大比作兄弟。“棠棣”,典出《诗经》,全诗以“棠棣之华”为开篇,歌咏兄弟之情。所以后世即以“棠棣”一词来比拟良好的兄弟关系。

成语“棠棣竞秀”用的也是此典,意思是兄弟媲美,都很优秀。

05 伉俪是称呼对方夫妻

再来看称呼对方夫妻,古人用“伉俪”一词,使用中常说“贤伉俪”(称呼自己夫妻,则是“愚夫妇”)。

伉,对等、匹敌;俪,结缘、配偶。合起来就是你们夫妻俩都是高人。——这下知道古人为什么要说“伉俪”了吧?话里虽然没说,心里全是羡慕和赞美!

前面我们提过“令荆”一词,指对方妻子。相对应地称呼自己妻子,则是拙荆、贱内。

拙,有“笨”的意思。

“荆”,本义是一种灌木,而且是一种很讨人嫌的灌木。有个词叫“披荆斩棘”,就是说荆和棘这两种植物都是用来砍的,因为它们总挡着人们前进的道路。

“荆”又名“楚”,荆条韧性好,适合用做处罚犯人的刑具,挨打自然是件痛苦的事情,所以连带着“楚”这个字,也有一种痛苦的意味在里面,比如“苦楚”。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理解了,为什么称自己妻子为“拙荆”。因为“荆”既讨人嫌弃,又很微贱,在古代,贫寒之家的女子常用荆木枝来制作发钗,称为“荆钗”。荆钗布裙,说的便是妇女简陋寒素的服饰。这么一演变,自家的妻子就成了“拙荆”。

相对应地,夫君、郎君、相公、官人,这些是古时妻子对自己丈夫的称呼。

06 用活的语言,不用死的语言

上面提到的这些词汇,其实很多都已经被时代抛弃,成了死的词汇。

我们学古,不是要完全照搬,而应该是学活的词汇。

个人以为,拙荆、贱内、舍弟、犬子之类,可以不予理会了,只作了解即可。但令尊/家父这对词,可以不用,但一定不能错用,否则让人笑话没文化。

“昆仲”这个词,也比较少用了,实在躲不过时,用“贤兄弟”也完全可以替代“贤昆仲”。但“伉俪”一词,似乎还没有合适的可以替代的词汇,重要的场合,比如发个邀请函,还是得请出“伉俪”这个词。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304940684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17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