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食其被烹最后一句话(就烹死郦食其)

郦食其、审食其、赵食其、司马食其,古人为何偏爱“食其”?是巧合还是另有玄机?(系列之三)

郦食其如期到达齐国。彼此没有太多寒暄,大概双方都明白各自心中的算盘。郦食其便直入本题,与齐王田广进行了一番有趣的历史性对话。

郦食其:“大王您知道如今天下人心的归向吗?”

田广:“我还真不知道。请您赐教!”

郦食其:“我说呢,您若早知道的话,齐国也不是目前这个境况了。不过现在知道也不算太迟,保全齐国仍然没有问题。若大王以后还不明白的话,那么齐国就要大难临头了。”

田广:“哦,有这么严重?那今天您可得给我说个明明白白的啊!这天下人心究竟归向谁啊?”

郦食其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田广,好像是在给田广事先打个预防针,意思是我说出来别吓着你啊。

田广也懂,用嘴努了一下郦食其,意思是我准备好了,你就公布答案吧。

郦食其此时的表情应该很复杂,但有一种最为明显,那就是似笑非笑地咧了一下嘴,然后斩钉截铁地说:“归向汉王!”

田广脸上的表情似乎僵了一下,然后很不自然地眯着眼、咧着嘴,戏谑似地笑了两声,身子探向郦食其,摇晃着脑袋不以为然地说:“我咋就没看出来呢!先生为什么这么说呢?”

郦食其应该清了几声嗓子,用右手在空中拍了几下,示意田广把身子坐正,接下来他要郑重其事地发表一通颠覆田广认知的演说。田广缩回身子,随着郦食其的一脸严肃,他也一脸严肃起来。

郦食其心里想,我要是搞不定你我就不配叫郦食其,来吧,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狂生的厉害。他双手轻轻地抚在案几上,声调比刚才提高了一个吊门儿,说:“既然你作为齐国的一个大王都没有看出来,那我就从当初我家汉王和楚王分头向西攻打秦朝国都说起吧。出发前,义帝楚怀王芈心)同着大家的面,已经明明白白地约定好的,谁先攻入咸阳谁就在那里称王。结果我们汉王先攻入咸阳,但是楚王项羽却背弃了盟约,不让他在关中称王,而让他去汉中称王。”

当郦食其说到项羽分封的事儿时,田广突然站起来,激动得失去了礼节,打断郦食其的话,插话说:“这事儿我比你清楚,我们田家就是最大的受害者啊!我们好好的一个齐国,被他项羽折腾的死去活来,一分为三不说,还造成田家人的内斗。我父王(田荣)本来劳苦功高,他项羽却公报私仇,就因为当年在巨鹿之战中,我父王没有率兵帮助项羽,让他一直心存不满,他分封天下诸侯时,分封田市为胶东王、田都为齐王、田安为济北王,却独独没有我父王什么事儿。我父王肯定心里不舒服,为此造成田家人自相残杀。父王杀死了田市、田安,田都逃到项羽阵营。后来项羽又杀死了我父王,我叔叔田横肯定看不过去,就与项羽决战,赶跑了项羽,重整山河,然后就立我为齐王。这个项羽真不是个东西。”

郦食其没想到刚说个开头,就引发了田广的公愤,效果不错。于是就借着田广的话茬说:“项羽哪里是分封诸侯啊,分明是全凭个人好恶为之。你看所谓的十八路诸侯,汉王刘邦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代王赵歇常山王张耳、九江王黥布、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敖、辽东王韩广、燕王臧荼、胶东王田市、齐王田都、济北王田安。除了司马欣、章邯、董翳、田都、田安这五个之外,其他都是人家各自打下的地盘,还用着他来封吗?再说他封的这五个人,田都、田安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都是他选定的无能之辈的傀儡,而司马欣、章邯、董翳三个人都是秦军降将,目的是让他们用来堵死我家汉王的反攻之路。其用心险恶,昭然若揭。”

田广点了点头,对着郦食其竖起了大拇指。

郦食其接着说:“项羽的狠毒不光是对我们两家,他当初打着楚怀王的名号反秦,如今用不着了,就过河拆桥。本来该有楚怀王进行论功分封,他项羽却架空了楚怀王,自己强行分封,给自己封个西楚霸王,给楚怀王一个义帝的空头名号,这也勉强能够接受,毕竟义帝没有任何战功,但项羽万不该迁徙义帝到湖南彬县,并指示英布暗杀了他。我家汉王听到消息后,立刻发起蜀汉军队来攻打司马欣、章邯、董翳三王,占领了关中地区。并出函谷关追问义帝迁徙处所,收集天下军队,拥立以前六国诸侯的后代。攻下城池立刻就给有功的将领封侯,缴获了财宝立刻就分赠给士兵,和天下同得其利,所以那些英雄豪杰、才能超群之人都愿意为他效劳。”

田广继续忍不住地点头,表示这些他都知道。意思是示意郦食其不必啰嗦,应该直接说重点。

郦食其加快演讲的节奏:“诸侯的军队从四面八方来归附,蜀汉的粮船源源不断地顺流送来。而项王既有背弃盟约的坏名声,又有杀死义帝的不义行为;他对别人的功劳从来不记着,对别人的罪过却又从来不会忘掉;将士们打了胜仗得不到奖赏,攻下城池也得不到封爵;不是他们项氏家族的没有谁能够得到重用;对有功人员刻下侯印,在手中反复把玩,始终不愿意授给;攻城得到财物,宁可堆积起来,也不肯赏赐给大家;所以天下人背叛他,才能超群的人怨恨他,没有人愿意为他效力。因此天下之士才都投归汉王。汉王带领蜀汉的军队,在平定了三秦之后,占领西河之外大片土地,率领投诚过来的上党精锐军队,攻下了井陉,杀死了成安君;击败了河北魏豹,占有了三十二座城池:这就如同所向无敌的蚩尤一样,并不是靠人的力量,而是上天保佑的结果。”

田广由将信将疑的态度已转变为打心眼里认可。郦食其此时变得也越来越自信,他直起腰,郑重其事地告诉田广:“现在汉王已经据有敖仓的粮食,阻塞成皋的险要,守住了白马渡口,堵塞了大行要道,扼守住蜚狐关口,天下一通就在旦夕,哪个诸侯王若还是犹豫不决,想到最后才投降,那就要先灭掉他。”

田广也直起了腰,心想,说着说着怎么就威胁到我的头上来了。不过,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郦食其看到田广的反应很激烈,知道现在已是水到渠成。就略微停顿一下,好像是给田广充分思索的时间。

最后,郦食其抛出终极目标,带着一丝安慰的表情对田广语重心长地说:您若是赶快归顺汉王,那么齐国的社稷还能够保全下来;倘若是不投降汉王的话,那么危亡的时刻立刻就会到来。”

我不知道当初郦食其打了底稿没有,如此口若悬河地替刘邦美言,如果不是背诵好的,那就是发自肺腑的,我宁愿相信他是发自肺腑的,不然就无法感染和说服齐王田广。

田广听得眼睛和嘴巴都僵硬在那里,找不到一个字去驳斥郦食其的观点。不能反驳就要认可。

齐王田广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听从郦食其的建议,立即撤除了在历下的兵守战备,从此齐汉亲如一家。他俩对未来的新生活充满了无限憧憬,天天形影不离,醉生梦死。

但好景不长,这时,已是淮阴侯韩信听说郦食其没费吹灰之力,仅凭三寸不烂之舌便取得齐国七十余座城池,心中感到遭受了天大的侮辱,这如何让他甘心情愿地服气啊,但考虑到毕竟大事已成,就打算不再进军齐国。这时他的谋士蒯通说:“将军将数万众,岁馀乃下赵五十馀,为将数岁,反不如一竖儒之功乎?”蒯通强烈建议立马攻打齐国。韩信经过通盘考虑,最终还是听取蒯通建议,乘着夜幕的掩护,带兵越过平原偷偷袭击了齐国。

齐王田广听说汉兵已到,自然认为是郦食其与韩信一起算计他,便指着郦食其的鼻子警告说:“如果你现在还能阻止汉军进攻的话,我就让你活着,若不然的话,我一定烹了你!”

郦食其心里明白,是韩信有意为之,也许他也明白,归根结底还是刘邦对他没有充分信任,没有及时叫停韩信的军事进攻,但他无怨无悔。他知道,现在纵使跟田广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因为韩信一定会杀进来的。所以干脆就不去解释,他直截了当地对田广说:“干大事业的人不拘小节,有大德的人也不怕别人责备。你老子不会替你再去游说韩信!”

梦想是美好的,开头也是惊奇的,然而结果却是残忍的。齐王田广说到做到,立即烹杀了昨日还在一起纵情声色的朋友。

有人评价说,郦食其稳健不如萧何,战略不如张良,机智不如陈平。但他敢作敢为、勇于冒险的精神同样是其他谋士所缺乏的。他以非凡的政治远见和卓越的军事见解,为刘邦成就大业所作出的贡献更是其他谋士所无法替代的。郦食其视死如归,以惨死在滚烫油锅之中的方式,向后世诠释了他是一个尽忠尽义之人。也许他的名字郦食其中的“食其”二字就代表着“忠义”的涵义吧!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304940684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17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