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诅咒的历史差不多和人类的历史一样悠久,先民们对那些自己没有能力亲手解决的仇怨,往往会诉诸诅咒。

对诅咒的效果,古人是毫不怀疑的,这才有汉武帝晚年因一场巫蛊之祸,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逼死的惨剧。

大量的考古发现也证明,诅咒在古代生活中扮演着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

1. 古埃及诅咒文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要说诅咒,古代埃及人是最在行不过了,考古学家们多年来在埃及发现的古代诅咒文和诅咒仪式记载超过1000件,其中大多数可以追溯到古王国时期。

这些诅咒文中最早的一件是在吉萨发现的,写于公元前2250年佩皮二世统治时代,诅咒对象是反抗法老统治的人。

尽管这么多诅咒文诅咒的对象和事由各不相同,但古埃及人诅咒人的仪式是大同小异的,他们把诅咒文写在陶制容器或人偶上,然后将其砸碎,预示着被诅咒的人也会遭遇粉身碎骨的下场。

对敌国的君主和将领,古埃及人施诅咒的方法略有不同,他们会为被诅咒的人画一幅像,旁边再画上一个被捆绑的人,然后写上被诅咒者的名字和头衔。

到了中王国时期,古埃及人的诅咒文不再像以前那样简短,而是变得长篇大论起来,因为所有被诅咒者的名字都要在诅咒文里出现,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奴隶。

有时候一篇诅咒文会由抄写员抄写许多份,以便四处散发,一些古埃及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还会把诅咒文封在罐子里作为陪葬品。

部分古埃及研究专家认为,把被诅咒者的名字写进诅咒文,以及摔碎容器或人偶,不过是常规诅咒仪式的一部分,古埃及人相信真正能起诅咒作用的部分就是把诅咒文埋进坟墓。

2. 法老的诅咒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一切古老的诅咒中,最有名的就是法老的诅咒,尤其是1922年图坦卡蒙墓发掘之后,“法老的诅咒”一度成为最火热的话题。

这股热潮是从卡那封伯爵乔治·赫伯特的死开始的,他是发掘图坦卡蒙墓的资金赞助人,他在开罗被蚊子叮咬,剃须时又不小心割破了肿块,结果因伤口感染不治。

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者阿瑟·柯南·道尔是个极为迷信的人,他公开宣称卡那封伯爵之死是图坦卡蒙墓的诅咒造成的。

尽管后来《柳叶刀》杂志专门撰文论证伯爵的死跟诅咒没有半点关系,但凭着柯南·道尔的影响力,谣言很快就传开了。

当时进入过图坦卡蒙墓的人共有58个,其中只有12人在发掘后的8年内死亡,发掘工作的主持者霍华德·卡特直到1939年才因淋巴瘤离世,然而这些事实也没能阻止“法老的诅咒”这一传说在全世界范围内散播。

在一些早期的古埃及金字塔内,确实会刻下警告性的恐吓文字,警告盗墓贼不要打扰死者的灵魂,但所谓“法老的诅咒”在科学上找不到一点站得住脚的依据。

3. 培拉卷轴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培拉卷轴是1986年在马其顿王国的古都培拉发现的,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四世纪上半叶,当时正是亚历山大大帝如日中天的时候。

卷轴用铅皮制成,上面用多利安语刻下了大段诅咒,主要内容是阻挠前男友和他的现女友结婚。

诅咒文中,这位不知名的姑娘向神灵祈求前男友迪奥尼索芬和忒提玛的婚事告吹,并诅咒情敌“悲惨地死去”。

让我们设想一下,2400多年前那位姑娘身处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她住在一位历史上最伟大君主统治的都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征服新疆土的捷报传来,而她却陷在个人感情的挫折里不能自拔。

姑娘把她对情敌忒提玛的仇恨都写进了卷轴里,她认识的人当中有一个叫马克龙的恰好刚刚过世,于是她把卷轴放进了马克龙的坟墓,托他的亡魂转交给神灵。

卷轴中还写道:“除非我再次打开这卷轴,迪奥尼索芬将不能与任何女性结婚,无论是寡妇还是处女,尤其是忒提玛”,可见施咒这位姑娘的怨念之深。

对于考古学家来说,这份卷轴最大的价值倒不是它讲述了一段古老的情场轶事,而是证明了在亚历山大大帝建都培拉的时候,古马其顿语和希腊语都是通用语言。

4. 韦努斯塔诅咒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公元前2世纪西西里岛上的摩根蒂纳城邦,一个名叫韦努斯塔的女奴不知犯下了什么罪孽,为自己招来了大量的诅咒。

上世纪60年代初,在对摩根蒂纳遗址的发掘中发现了10片铅制诅咒牒,上面的文字几乎无法辨认。

最新的科技使考古学家们终于在前两年辨认出了摩根蒂纳诅咒牒上的内容,他们惊奇地发现其中有四片都是诅咒女奴韦努斯塔的。

鉴于韦努斯塔在当时是一个常见的名字,专家们一开始并不确定那四片诅咒牒诅咒的对象是不是同一个人,后来对其中的内容和其他人名进行比对,才证实被诅咒的韦努斯塔就是同一个人。

诅咒牒中并没有写明韦努斯塔被诅咒的缘由,诅咒者的诉求倒是写得明明白白:祈求众神让她下地狱。

赫耳墨斯是诅咒者求助的神灵之一,作为人间与神界的信使,诅咒内容只有经他传递才能上达天听,此外大地女神盖亚等希腊神话中的主要神灵也都名列其中。

诅咒牒写好之后,需要举行某种涉及毛发、草药和火的仪式,然后投入池塘之中。

池塘在当时被视为通往神界的入口,所以被凡夫俗子们当成了与神通信的邮筒。

5. 拉尔扎克诅咒牒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每片诅咒牒背后都藏着一个与仇恨有关的精彩故事,1983年在法国拉尔扎克一座古墓中出土的两片诅咒牒也不例外,我们从中可以得知公元一世纪罗马统治下的高卢地区发生过的一场斗争。

两片诅咒牒其实是同一个诅咒的两部分,一片写明了发起诅咒的始末,另一片才是诅咒的内容。

那是一个女巫团体对另一个女巫团体的诅咒,被诅咒一方的首领是一位叫塞韦拉·泰尔蒂奥尼克纳的女巫,她被描述为一位精通占卜术和捆绑术的邪恶女巫。

泰尔蒂奥尼克纳手下的十几个女巫也都榜上有名,有意思的是她们中有几对被称为“母女”,一些专家认为她们并不是真正的母女,而是当时女巫团体中的师徒关系。

诅咒牒请求女神阿德萨戈纳把敌对的邪恶女巫团体全部打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至于泰尔蒂奥尼克纳和她的手下对诅咒者做了什么恐怖的事,诅咒牒中并没有写明。

这两片用高卢语写成的诅咒牒,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长的高卢语文本,也是历史最久远的一份,从中可以拆解出160个单词,对于研究这种早已灭亡的语言有十分宝贵的意义。

6. 巴斯诅咒牒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英国小镇巴斯以温泉著称,传说公元前863年布拉杜德王子在这里洗澡治愈了麻风病,并在温泉附近建立了巴斯镇。

古罗马人征服不列颠后,在巴斯建造了罗马式浴场,当地人把温泉视为圣泉,经常往泉水中投进金银珠宝和各种祭品。

1978年到1983年之间,考古学家对巴斯浴场遗址进行了发掘,让他们惊异的是,除了约1.2万件硬币和宝石外,还发现了130余片刻着文字的金属片。

金属片上的文字大都是通俗拉丁语,经翻译后发现都是诅咒文,古代英国人相信温泉直通智慧女神苏利斯的宫殿,把诅咒牒投进温泉就能送到她手中。

巴斯诅咒牒是用铅锡合金制成,除了一片以外,其余的内容都是诅咒偷窃自己物品的人,被窃物品五花八门,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衣物。

可以想象,在公共浴场这种地方,衣物失窃的几率是比较大的。

所有诅咒文都遵循同样的格式,首先宣布把被盗物品奉献给神灵,然后以小偷偷了神灵的东西为由要求予以惩罚,最后列出嫌疑人的名字,在21张诅咒牒上还列出了受害人的名字。

以一个名叫多奇利亚努斯的受害者为例,他在诅咒牒上写道:“我诅咒那个偷走我连帽披风的家伙,愿女神苏利斯让他用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7. 被诅咒的菜贩子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你可以因为很多不同的原因诅咒很多不同的人:政敌、情敌、小偷、酷吏……可是一个靠卖蔬菜水果为生的小贩被恶毒地诅咒,那又是为了什么?

上世纪30年代,从土耳其城市安条克的一口古井中出土的诅咒牒,针对的是一个叫巴比拉斯的菜贩,直到2011年华盛顿大学的考古专家才译出上面的内容。

令人感兴趣的除了被诅咒者的身份外,还在于诅咒牒的内容颇具《旧约圣经》风格,恳求神灵用“惊雷和闪电”惩罚巴比拉斯。

安条克曾是罗马帝国东部最大的城市,在历史上是一座军事和贸易重镇,很显然罗马人的诅咒传统也流传到了这里。

巴比拉斯被诅咒的原因有可能是同行的商业竞争,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宗教信仰。

公元253年因基督教信仰而罹难的安条克主教也叫巴比拉斯,他后来被封为圣徒,菜贩巴比拉斯生活的年代离圣巴比拉斯之死只有几十年,两人的同名很有可能不止是个巧合。

破译诅咒牒的亚历山大·霍尔曼副教授表示,他见过各种各样的诅咒牒,其中不乏针对角斗士或战车兵的,但是针对菜贩的诅咒这还是唯一的一例。

8. 大卫城诅咒牒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耶路撒冷的大卫城有着6000多年的悠久历史,在《圣经》中就有记载,历史上又曾多次被外来势力占领,因而成为考古学上的一座宝藏。

以色列文物局在对大卫城遗址内一座罗马帝国时期宅邸进行发掘时,发现了一片1700多年前的诅咒牒。

这片诅咒牒是一个叫基里拉的女性雇人所写,用于诅咒另一个叫延尼斯的女子,很可能就是这座宅邸的主妇。

跟此前发现的所有诅咒牒相比,大卫城这一件的独特之处在于基里拉的怨念之深,她显然不愿延尼斯有一丝一毫逃过诅咒的机会,因此向三种不同宗教的神灵提出了请求。

这些神灵中包括巴比伦人的冥界女神埃列什基伽勒、诺斯底教的神祇阿卜拉克萨斯,以及古希腊宗教中的死神赫卡忒冥王哈得斯和冥后珀耳塞福涅等,基里拉不光请求他们把延尼斯置于死地,而且在那之前还要遭受拔舌凿眼之刑。

据考证基里拉和延尼斯可能打过一场官司,前者败诉后实在气不过,就想到了诅咒这个办法。

诅咒牒藏在宅邸二楼一个隐秘的地方,那里很可能是延尼斯平日里工作的房间,当时的人相信诅咒牒离被诅咒的人越近,诅咒效果就越好。

9. 赫卡忒的诅咒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希腊传说中赫卡忒是不可抗拒的死神,法力强大到连众神之王宙斯也要敬畏三分,她长着三头三身六臂,身边有一群来自地狱的恶犬护驾。

2009年博洛尼亚考古博物馆在清点库存文物时,发现了两片与赫卡忒有关的诅咒牒,它们从19世纪起就放在库房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吃灰,已经没有人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出土的。

这两片诅咒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帝国晚期,距今约1600年左右,其中一片诅咒的是元老院成员菲斯图斯,另一片诅咒的则是兽医波尔切洛。

罗马帝国的元老院虽然是个傀儡,但其成员还是非富即贵,侮辱他们的平民一旦被发现会有很大麻烦,菲斯图斯能够被人诅咒,多少也表明了罗马帝国崩溃前的衰败气象。

诅咒兽医那片诅咒牒也挺有意思,“波尔切洛”在拉丁语中是“小猪”的意思,如果这是兽医的真名,那只能说他天生就是干这行的。

诅咒者请求赫卡忒肢解菲斯图斯并把他压得粉碎,对波尔切洛和他的妻子莫里拉的惩罚则是活活勒死,诅咒牒上不仅有诅咒文本,还刻上了赫卡忒的形象,以增强诅咒的效力。

10. 尤利诅咒牒

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灵样他死(白纸上写名字诅咒最灵岀)

尤利诅咒牒是上世纪70年代末在英国格洛斯特郡尤利村出土的一批铅制诅咒牒,数量近百片,对罗马占领时期的不列颠考古研究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其中一片诅咒牒要求众神的使者墨丘利惩罚偷走施咒者手套的人,让其“流尽鲜血而亡”,这是英国出土文献中最早提到手套的一份。

另一片诅咒牒的内容比较温和,没有要求夺走小偷的性命,只是诅咒他“无法说话、睡觉和大小便”,直到他把偷走的东西送还到墨丘利神庙为止。

墨丘利除了在天上和人间往来送信外,还被视为小偷的保护神,因此诅咒小偷的诅咒牒上,他的亮相频率非常高。

在不列颠尼亚行省,诅咒之风是从大约公元二世纪兴起的,在尤利村出土的除了诅咒牒外,还有墨丘利雕像和用于祭祀神灵的硬币和首饰等物件,足以证明这里曾是墨丘利神庙的所在地。

这批诅咒牒中大部分没有提及施咒人和被诅咒者的姓名,仅有的一个例外是一个叫卡纳库斯的人要求惩罚维塔利努斯和他的儿子纳塔利努斯,这对父子合伙偷走了他的羊。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304940684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3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