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梦见大蟒蛇缠身是什么意思(怀孕梦见大蟒蛇和小蛇是什么意思)

第二章

梦蟒入宅宽一生 顽疾奇痒伴终身

话接上节,这家庭环境究竟培育出什么人物,本书以后会大量记述。因不属本节内容,先按下不说,待时机合适时再叙。

再接着说曾玉屏,犹如老父曾竟希当时对自己年轻时一样,曾玉屏对儿子的表现也大失所望,却并未表现岀来对儿子的责怪,而是一味地严格要求、不停的鼓励,希望儿子不要丧失了读书的信心。

儿子曾麟书尽管读书缺少灵气,但无论怎样,麟书也算是认识了一些字、读了一些圣贤书,也并未象自己之前的那个浪荡样,怎么说也是个听话且走正道的孝顺儿子。忙时田里帮忙,闲时雨时就埋头读书。虽然是连考了快二十年了,也没中个秀才什么的壮大门楣,可令人欣慰的是,家族毕竟是按自己的愿望开始真正走上了"晴耕雨读"(半耕半读)的耕读之路。

醉心耕读勤奋刻苦却难酬祖愿

有历史人文学者统计过,在近5000年的中国历史上,真正的农家从刚刚路脚算起,要成就一个科举入仕的朝廷命官平均需要约100-120年时间的不间断奋斗,也就是说差不多需要五、六代人的连续性的不懈努力。让我们也大致算一下曾国藩氏的成长周期。假如从棠兴村迁入白杨坪的竟希公(始迁)算起,用了不到100年,曾家算是比较发奋、比较幸运的了,只用了91年的时间,成就了一代名臣(曾竟希出生于1743年的乾隆年间,至曾国藩23岁中进士的1834年,91年),是十分稀少的了。

现在,再回头看看曾玉屏的宝贝儿子—-曾麟书(谱名毓济,字竹亭,生卒1790-1857),曾玉屏长子,为乡间私塾教师,历经17次童试,终在43岁时中秀才(通过院试),育有五子四女。这人资质确实不行,所以科举功名之路走得既不顺也不远,虽然没能实现祖父兴文旺家谋取功名的愿望,但至少比没读多少书,差不多象文盲一样的曾玉屏算是上了一层楼了(当然,见识、魄力、能力及格局与乃父相比,还有相当的差距)。

儿子曾麟书也觉得未酬祖愿,但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既然科考之路不顺,那就当私塾先生吧,从此一边教书一边科考。还暗下决心一定要继承好传统,且要矢志不渝:如果自己的儿子资质还不行,那就孙子上,一定世世代代努力下去,直到成功!

家境日盛竟希公满心欢喜

嘉庆十六年,年已67岁的曾竟希觉得,现在儿子浪子回头后,儿孙满堂,家境日兴,半耕半读,也出了识文断字的人,今生算是圆满了。只是近年来总是梦多,只要一坐下来不一会儿就会昏昏沉沉的,似梦非梦。晚上也是。这不,到了冬天了,吃过晚饭只要一上床躺下,小虎子就马上偎过来暖暖和和的,不时就进入了梦乡。

原来闹心的二儿子曾玉屏浪子回头,真真的是金不换!湘乡受辱之后,性情归正,一路狂奔,持家理业,蒸蒸日上,受到四邻八乡刮目相看,老头儿的心里呀,别提多滋润了。想着想着,就用手轻轻抚着细长的山羊胡须,情不自禁地眉笑眼开。

自棠兴村迁来,就慢慢兴建了白洋坪,自嘉庆十三年(1808)开始入住。后又继续建设,共有48间房子,6个天井,2个花圃,整个建筑为砖木结构,青瓦白墙,双层飞檐,山字墙垛,雕梁画栋,颇为壮观,无论怎样说都算是个富足人家了(作者注:自那时至今,白玉堂的模样变了许多,宅院四周的石砌围墙被拆除,石槽门和右边房屋被拆掉,惟有左槽门和左边横房仍保持原貌,曾麟书所写的“芳迈群妍”四个大字仍清晰可辨)。

在白玉堂的右前方,有一株古老的皂荚树,老树上有一根像巨蟒一样的紫藤,当地百姓称之为“蟒蛇藤”。曾竟希最是喜爱这紫藤,尤其是这形如蟒龙(蛇)样的缠绕状,肯定预示着家运的昌盛吉兆,每每有空时总喜欢精心修剪与抚摸(注:后至咸丰九年时,曾氏家族分家,白玉堂分给了其叔父曾高轩,因其叔父膝下无儿,曾国藩六弟曾国华过继叔父,白玉堂从此成为了曾国华的宅园,此是后话)。

曾竟希看到家境日益兴盛,想到孙子曾麟书,也真的是"兴文"了,就十分的开心,这伢子虽然天资一般,但也争气,更有股倔犟劲,让人挺喜欢的。这不,一直坚持读书科考,考了近二十年了,还没考中。虽如此,家里也出了个文化人呀。在这点上,要说还是二子玉屏明白,无论如何也咬着牙要让儿孙们读书,而且还很坚持。真不错,是我曾家的种,有志气!

曾竟希夜梦蟒蛇入宅孙媳生子

话说时间来到了嘉庆朝十六年(1811年),农历十月十一日(11月26日)这天,在这季节,虽是在湖南,也渐渐入冬,天气正慢慢的转凉,就是壮年人一到下午和晚上都要多着件衣物才好,何况是年已67岁的老人呢。

这晚,曾竟希晚饭后早早地上床,小虎子也如往常一样依偎在他枕边。可以想象,那时的人们所处的时节,既没有电,更谈不上电灯电器什么的。乡下人,特别是没多少文化的人,也不可能有什么娱乐节目可以互动娱乐,唯有的节目就是造人以传宗接代,尽早搞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帽子,否则,就很难在人前立足了。

正如近些年的往常一样,曾竟希差不多每晚都有梦境,今晚又是这样。

曾竟希梦见自己也象往常一样在院中抚摸紫藤,突然觉得一阵冷风从半空中吹来,隐约感觉到一条状如碗口粗、长约一两丈的大蟒自空中向东厢房里飞去,接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传了出来……曾竟希也被这一幕惊醒,正惊刹间,听到家人一边小跑着进来,一边兴奋地用湖南乡下话叫喊着:太爷爷,生了,生了,是个伢崽子!是个伢崽子!

在传统社会里,即便是现在,特别是在农村里,也仍然有着公公(有些地方称为家公)不进儿媳(后辈女眷)房屋的习俗。如果不是下人将婴儿抱将过来,曾竟希是不能马上见到的。这时,在依稀的灯光中,看到婴儿四方额头,两只小眼睛还没有睁开。越看越觉得与自己梦里看到的情境越相似。这时,小伢崽伸出舌头舔食嘴唇,一伸一缩地蠕动,简直就是梦里巨蟒不停吞吐蛇信子的情景!

看到这种场景越发激动,就又想起清晰的梦境来:在梦乡里,忽然看到云雾缭绕,渐渐从半空的云雾中飘移过来一条花色大蟒蛇,足足有一尺粗细。只看到这条蟒蛇蜷曲身子扭转着下行,团团祥云围绕,在白洋坪上方先盘旋一周,眼看着落在院子里却并未着地,身上斑斓的鳞甲闪烁发光,还将巴斗大的脑袋伸进房门,两只眼睛绿莹莹的仿佛小灯笼,长长的信子一伸一缩不住颤动,还清楚的听到嘶嘶的声音。这么大一条蟒蛇进屋,如何是好?

一声惊叫,曾竟希猛地翻身,才明白刚才看到的情境原来是在梦中,并由此吓出一身冷汗。这下也就睡意全无了。正准备披衣起床,赶上下人抱着孩子跑过来。掌了灯才看清了孩子,煞是可爱。又吩咐下人赶紧把孩子送回原来房间,随即也跟着出了房门。

出了堂屋,只见一轮明月高挂天空,庭院里也被如同白昼的月光照得有些明亮。曾竞希一边扣纽扣,一边在庭院踱步。此时,他还隐约看到庭院里有条大蟒蛇似在蠕动。于是再度睁大昏花的老眼定睛一看,原来是月光照射的一道长长的阴影,随自己踱步时跟随晃动,于是又不禁哑然失笑。说话间,又一阵凉风袭来,院里的紫藤被风一吹,叶片发出唰唰的声响;风稍大点时,吹动叶子带动树藤枝条摇动,如不熟悉院子里的情况,还真的以为是蟒蛇长身摇动般飘浮摇曳。仔细看,才发觉是藤影落在庭院地上一晃一晃的;如不仔细看,可不是就象蟒蛇不停游动咋滴?曾竟希暗笑,自己简直是被喜事冲昏了头脑了。

“呜哇——呜哇一一”一声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打破了白洋坪的宁静。

曾竟希听到孩子如此大声地啼哭,瞬间感动:孙媳妇这一生伢崽呀,自家可就是四世同堂了。四世同堂,可是大户人家人丁兴旺的模样呀。刚刚,又梦见大蟒蛇进屋,还在庭院里游动,这种种迹象分明就是上天预示的吉兆呀。虽说是也明白那是蟒藤的影子,可是他就是觉得,这孩子是应梦而生的!这些,绝对是不寻常的吉兆!这,难道真应验了地仙所说的,我家就是那个可以借到南岳的灵气聚集,孕育奇迹要出达官贵人的人家?!

想到这儿,又不由得有点儿要责怪玉屏,心想:玉屏这小子就是不信这些。不行,要赶紧去叮嘱他不要乱说。就是他自己不相信也不能乱说。要不,就会坏了地仙的布局,那可不得了呢。

于是,他觉得要尽快安排好家里这一切才放心。每个人都要讲一声才是,不能让他们因为不懂得而坏了大事儿……

于是就三步并作两步,朝孙媳妇的住房那边走去。可转念一想,马上又停住,立在门外,稍大点声音叫女眷,并让她们安排好照顾孙媳妇的人,其他人都过来堂屋,说有事要和大家讲。

紧叮嘱家人要个个笃信天命

曾竟希总觉得大家动作慢,于是又稍大点声喊到:“快把大家都叫过来,到堂屋里来,我有事给大家伙儿讲。快点!动作快点儿”他生怕大家动作慢,就来不及安排一样的了,又再次催促家人。

一边等着大家过来,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祖宗保佑啊!老天爷保佑啊!”

曾竟希一边叨唠着,一边回到堂屋,终是忍不住开心大笑。到堂屋里,赶紧手忙脚乱点上三支香、两支大红蜡烛,恭恭敬敬给神龛上的曾家列祖列宗磕头。正说话间,其他人差不多都来到了。不仅如此,儿媳妇王氏还把曾孙儿一起抱了过来。

曾竟希这下有点儿慌了,忙说道:“你们怎么一下全过来了,不留个人照顾孙媳妇怎么行呢?”好似孙媳妇是个大功臣一样的,必须要好好保护好。就忍不住地责怪人。王氏说:“知道了太老爷,已经安排人照顾孩子他娘了。”这下,曾竞希才算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媳妇王氏抱着襁褓,紧跟着玉屏呀、孙子麟书呀,还有几个下人,齐刷刷站在堂屋里。

“给祖宗磕头!向祖宗报喜!”曾竟希的声音里充满喜悦,也透出威严。于是,一大家子也学着老头儿给祖宗磕头。

之后,又将襁褓递给他眼前。

亮堂堂的烛光下,曾竟希睁大眼睛看着刚出生的曾孙子。他轻轻揭开襁褓,看到曾孙子身上闪出斑斓的粉红光泽,跟自己梦里看到巨蟒的鳞甲光泽一模一样;四方额头,两只小眼睛还没有睁开,似乎透出莹光,跟自己梦里看到的也很相似。就在这时,小伢崽伸出舌头舔嘴唇,一伸一缩的,完全就是梦里巨蟒吐信子的情景!

“伢崽饿了,快抱给孙媳妇喂奶!麟书,和你爹一起过来,我有话说。”曾竟希让人把襁褓抱去。下人接过,又递给王氏。王氏乐滋滋的,转身朝儿媳妇房子那边去了。

不一会,王氏又一路小跑似的赶过堂屋这边来,恭恭敬敬和大家伙站在堂屋里听老爷子说事儿。曾星冈从爹爹脸上看到平时少有的郑重的神情,就知道肯定有极其重要的事情,于是就目不转睛看着老爹。

“你们听着,这伢崽生来有异象,是大有来历的!”曾竟希一脸肃然,一字一顿。所有人的眼光落在曾竞希脸上身上,一个个也面色凝重的听着。

“你们听好了,如果不是大事情,我不会把你们都叫过来的。”曾竟希干咳一声,“刚才,我作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条大蟒蛇进了咱们的家,后又进了麒书他们的屋。进屋前,还在庭院里看到大蟒蛇漂游。刚好就在这时候,听到了这伢崽的哭声。我梦见的和看到的一模一样,这伢崽分明就是巨蟒投胎到我们家,这是难得的祥瑞!”

巨蟒投胎?祥瑞?一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大声出气,又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又感觉到彼此发出的呼吸声也越来越粗了。

伢崽就是巨蟒投的胎

曾家从江西迁到湘乡几百年了,祖祖辈辈忙于农事,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靠种庄稼过日子,靠着精打细算积攒家业,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富足模样,也算是烧了高香了。

特别是搬来白杨坪前后,日子也越过越好,但还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祥瑞呢。他们平时也作梦,但梦见的重来都不是这般梦境呀!众人听老爷子这么说,真的是让人心情激动呢!梦见巨蟒、入院、进屋,偏偏,这伢崽又同时出生!这么巧,可不就是象他老人家说的,这伢崽就是巨蟒转世投的胎。

“爹,人们常说,见蛇不打三分罪,可见蛇是有害的畜生。您梦见巨蟒,这伢崽就生出来了,怎么会是祥瑞呢?”曾玉屏立刻说出自己的担忧。

曾竟希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正准备按住他不让他出声,怕他又什么都不相信而乱说,这不,稍慢一点儿,就说了不信的话来。于是,他连忙制止他:"兴文,别乱说!"还用眼睛瞪着他,生怕他又说个不停。曾玉屏一看爹这么着急上火的阻止他说话,尽管没被爹说服相信这祥瑞,但怕气着爹,又是儿媳生孩子的大喜日子,心想:就别再出声给大家不合时宜的添堵了,就没再出声,也把头低下来,听听老爷子再说什么吧。

曾竟希看到制止玉屏后效果不错,就没再生气,还是沉浸在刚刚的情境中,就继续笑着说:“老头子我活到快七十岁,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还要多,走过的桥比你们走过的路还多,肯定是知道好坏吉凶!你们呀,给我听好了,整天想着发家,想着子孙求功名,是好事。但是呢,你们大家毕竟是读书少、缺见识,老头子再指点一下你们。我问你们,晓得唐朝的郭子仪吗?”

大家都摇头,虽然曾玉屏、曾麟书知道,但此时也不宜插话,尤其是玉屏再也不敢出声了。曾竟希见状,就看向麟书,好象让他回答一样。曾麟书毕竟是读过书,这个还是知道的,但看到爷爷有意问他一样的,就又看了看老爹,别是自己说了什么弄的爹很尴尬。玉屏也知麟书的意思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看他能不能回应爷爷的问话。玉屏觉得自己刚刚开口被怼了,肯定不宜再出声,就回看着麟书,也有点鼓励他说话的意思。麟书见状,就回答爷爷说:“郭子仪是唐朝兵马大元帅,儿子是驸马爷,号称天下大臣第一家,满门的荣华富贵。”

曾竟希点点头:“嗯,看来还是要读书啊!多读书,才会有见识。玉屏要求孩子们多读书是对的,老人们再辛苦,也是希望子孙们长出息。"

他有意这么说,也是想给儿子挽回些面子。这一下子,气氛缓和了不少,玉屏的情绪马上也就不一样了。

接着,老头子又问:"那,爷爷再问你,郭子仪出生的时候,你知道他的爷爷作了什么梦,你晓得吗?”

“郭子仪出生的时候,他爷爷作了什么梦?难道……也梦见巨蟒?”麟书本来就是个老实本分人,正要摇头,但听爷爷这么说,也突然灵机一动觉得,难道这么巧?没说话,但把眼神传给了爷爷。

曾竟希捻着山羊胡子,露出开心的笑容:“正是!就在郭子仪出生的那同一天的夜里,他爷爷也梦见巨蟒进屋。郭子仪出世时有了祥瑞,才有后来的出将入相,满门荣华富贵呐!”一家人显然是被曾竟希的一番话感染了,个个都激动起来,还想听太爷说出更多的故事出来。

“如果梦见龙虎,说是祥瑞,我倒还相信。梦见一条蛇也是祥瑞,我不信了。”曾星冈平素就不相信和尚道士,甚至也不相信医药。所以,听老爹这么说,虽然不相信也不敢大声否认或疑问了,只是小声的咕哝道。可今天也是怪了,老头平日里差不多耳聋眼花的了,今天,连这么小的声音都被老头听到的仔仔细细,难道真的是天意?!连曾玉屏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平时所为了。

曾玉屏之前在湘潭城里看过很多戏,知道刘邦的母亲梦见和赤龙相交,才有了刘邦的真龙天子;后来的新朝王莽也是说成巨蟒投胎的,也歪歪扭扭篡了朝,虽没得好死,但毕竟是做了皇帝。再后来唐朝的薛仁贵梦见白虎投胎,成为虎将。虽然这样多的传说、折子戏,可那毕竟是戏,而不是真实的。

到如今,连自己的爹爹都说梦见了蟒蛇进宅入屋,还说是祥瑞。而他自己一点感觉没有,也没看到什么,还是不肯信。但也确实不愿坏了刚刚缓和的气氛了。

曾竟希知道儿子是个犟脾气,平时也不信这些的,刚刚又被怼了一次。经过自己说和,大家少了尴尬,可这小子又在疑问了。好在今天大喜日子,老子心情好。于是,曾竟希又耐心解释说:"只要是异人降生,必有异象。如果梦见毒蛇,当然是凶兆;但蟒蛇不同,它是蛇中之王,仅仅次于龙,所以郭子仪能出将入相。

我们曾家从江西迁到湘乡七、八百年了,历代祖先行善积德,后人必定会有好报。所以,才有我梦见巨蟒进屋,就是老天爷要告诉我们,这伢崽同时生出来,就是巨蟒转世投胎无疑!你们一定要好好看护、养育,这孙儿将来定成大器!"

“如果他真能像郭子仪那样,我们家就风光啦!”曾星冈为哄老爹开心就附和道,似乎是自己也不得不多信了几分。

新生婴儿取名叫"宽一"

曾竟希见儿子转了口风,心里格外高兴:“你们好好记住,这伢崽是大有来历的,光宗耀祖的希望,全靠他了。从今往后,你们要好好关照,督促他铆劲读书!还有,白洋坪(玉堂)后面山坡上、还有家里的这些蟒藤,要筑篱笆好好保护,不能让人再到那里去砍柴放牛,更不能让人损坏!”

“好的,我们都记住了!”一家子异口同声的答应。

曾竟希这才高兴的点点头,又对着孙子说:“麟书,你如今也当爹了,家里数你读书多,好好想想给儿子取个好名字。”

麟书抠抠脑门,搜肠刮肚好一阵,总算想好了:乳名宽一。

“这名字好啊!”曾星冈呵呵一笑,“这伢崽是头孙,他一落地,我就宽心了,叫‘宽一’好!”

老太爷也说:"那就叫宽一"!

麟书脑子里还是轰轰的响:难道爷爷真的梦见了巨蟒?这伢崽真的会像郭子仪那样出将入相?

曾竟希高兴的双手一拍,说道:"好,就叫小宽一"。自此,曾家的这个叫宽一的孩子就是蟒蛇投胎的故事悄然在周边传开了……

蟒蛇转世投胎之说又相传

如果仅这一个说法似乎太偶然,还有另一个说法又一次强化了小宽一就是来自于蟒蛇的投胎转世。

一年夏天,也就是在小宽一差不多刚刚会走路的样子,如果一起走路还要让娘抱的年龄。他母亲江氏带他与姐姐一起去到外婆家,返回时经过一条小河。当时江氏正抱着小宽一慢慢行走。

江氏本是小脚女人,自然行走不太方便,更是赶不上在前面奔跑的小女孩,怕小女孩离河边太近不小心滑落到河里。也是奇了怪了,越是担心什么越来什么,正想提醒女儿小心点儿,结果自己没看清路面,突然被地上的凸起的小石头绊了一下,脚未站稳,一下子半跪到地上,手上的孩子也被摔出老远,一下子滚入了小河里。

这下,可把江氏吓得是魂飞魄散,这怎么了得?!江氏象疯了一样的往前爬去,手也向前伸出老远,好象只要自己伸出手就可以抓到孩子一样的……

就这样,边爬边声嘶力竭的大声喊叫:“宽一宽一啊,快点往回游,快点往回游!”

一边惊恐万状,一边又想呼唤别人帮忙救孩子,一边又担心女儿国兰见弟弟掉进水里惊慌再出意外,简直是心都快跳出来了!

又慌忙安抚国兰:"国兰国兰,好女儿不害怕,有娘在呢。你先别动,先坐在地上哪儿也不要去。弟弟有娘去救他出来。"

国兰也才比弟弟大三岁,也就是个四岁多一点的女孩子,说懂事吧也懂事听话,如果说已是十分懂事了也不见得。但,那天好象又特别的懂事,回娘道:"娘,我知道了。我不怕。你也不要怕,弟弟会没事儿的。"

"啍!弟弟会没事儿的"!江氏自言自语地重复着国兰的话。心想:"小孩子家的懂什么?都这么危险了,还说没事儿,说话这么轻巧,还不知道娘快担心死、快急死了!"但,又不能责怪一个才四岁的孩子呀!

此时,焦急万分的江氏真希望有人搭手相救,可是,这河周边哪里有什么人呐?只有她们母子三人“孤零零"地在一起,全指望当娘的一个人!不但如此,还担心顾了这个而顾不了那个呢!

说话间,正准备自己下到水里去捞小宽一。结果一扭头,看见小宽一正在不远处的河水里,一点儿也不慌张,正用一支胳膊抱着一根漂浮在水面上的又长又粗的木头,一边还轻松的笑着叫姐姐国兰呢……

"姐姐,好好玩哩,好好玩哩……你要不要下来一起呀,好凉爽好舒服哩……"一副完全是"白天不知夜的黑"的模样!娘都被吓成那个样子了,还一点知觉也没有,也不管大人们是怎样担心的,还轻巧的开玩笑呢,真让人哭笑不得!这不,姐弟俩完全一副没事儿人一样的轻轻松松对话呢。

江氏不知是慌张、还是惊恐,或是担心,又或是气愤,感觉到眼睛都充斥着泪水,弄得眼睛花花的,完全不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了,变得更加焦燥。正六神无主间,再抬头看小宽一时,却看到宽一哪里是抱的木头?!分明是一条大人胳膊粗的深暗青花色的蟒蛇啊,正托着宽一游向河岸边,小宽一也笑咪咪的完全象是很享受的样子,看着岸上的娘和姐姐正开心的笑呢。江氏再回头看国兰时,见他们姐弟两个人正在轻松的说话呢,也难怪国兰说不怕,原来他们真的是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呢。

今天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在惊恐愤怒交加的江氏也被这一幕弄糊涂了,也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就赶紧揉揉眼睛,用衣角把眼泪擦试干净,再睁眼相看时,小宽一已经在河岸上了,而且衣服也没有湿的痕迹,正与姐姐拉手转圈跳着玩呢。河里也不见有蟒蛇,更不见什么粗木头存在,河水也象往常一样的平静……

江氏看到这一幕,完全是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这还没缓过神来,就看到曾麟书正前来迎接他们母子回家呢。

于是夫妻二人,一人抱一个孩子往回走。江氏边走,边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与丈夫听,曾麟书也深信不疑的说:"竞希公不是早就说了宽一是蟒蛇投胎?他当然是不怕水了,哪个蟒蛇不喜欢水呢?咱们家的小宽一铁定就是蟒蛇转世,今后必定成就大事的"。

听丈夫这么一说,江氏就更加笃信了这一说法。他们回到家里,又把发生的事向家人说了一遍,立在旁边的国兰也连连点头。全家上下听的先是个个惊恐万状、接看揪心,而后又欣喜若狂似的高兴,纷纷点头称是,并禁不住的说,看来曾家从此以后,肯定是要行大运、出大人物,兴旺发达了……

这故事又经大家绘声绘色口口相传,宽一就是蟒蛇转世也为人所深信不疑。传播开来后,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实一样的了……

说实话,这个故事只有曾母江氏一个成年人目睹了,虽说也有国兰在,可她毕竟是个似懂非懂的孩子,向她求证时也点头称是,就更加增强了故事的可信度。

虽然这神话故事听起来,都似有杜撰的成分,但这一经传播,一传十、十传百,传播广度和可信度也就越来越高。不仅如此,就连曾氏自己也开始“配合”起来,大概这与其从小耳濡目染,深受感触也有莫大的关系。

不知消息怎么传的那么快,宽一落水的事不到一两天的时间,也被家在160多里外的衡山县萱洲铺的外婆家的人全都知道了。开始一听到落水先是一惊,后就开心大笑了,接着充满了期待。

惊的是:那天只是宽一他们娘仨在一起,如果还有个曾家的成年人在就好了,也就容易把话说得清。这,若是万一有个好歹,那怎么了得?!

你想呀,人家几代几乎是单传的伢崽。跟着娘一起从家里出来,当娘的没看好孩子,还会有好果子吃?弄不好,也会找娘家的麻烦的,特别是对于更是被称为"怜妹子"的江氏来说尤其如此,更加知道万一孩子出意外意味着什么!

开心的是,宽一这孩子,人不但一点儿事儿没有,还是蟒蛇转世,又有着令人期待的前景,简直是让人充满好奇与憧憬呢。

罹患顽疾奇痒难忍伴终生

这宽一呀,可能真的就是蟒蛇转世投胎所生,所以他身上的皮肤长满了类似鳞片状的东西。凡是阴天下雨、高温湿热、天气变化异常,或遭遇大事、心情烦躁,又或情绪波动、喜乐不均时都会导致皮肤骚痒,一旦发作起来总是奇痒难忍。

不太严重时,也要抚挠搔痒半个时辰;稍微厉害点时,差不多每次都抓出血痕,掉落一层皮屑还难以止痒;特别严重时,往往是需要有人不停的帮其抓挠,方可入睡,否则连续几日都没个安稳的觉睡,导致整个人常常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根本无法安心做事,也严重影响了宽一的身心健康。

这些优美的故事,漂亮的说辞完全是为尊者讳。实事求是的说,或者是相对科学的解释应该是得了顽疾——"牛皮癣"!别说那时的医疗水平如何、卫生环境怎样,即便是现在,拿这牛皮癣之顽疾都不敢说有什么高效妙术。因此患者倍受折磨,有时甚至生不如死!

各位看官知悉,大范围来讲:湖南本来就是地处三面环山一面临水之境,南北气流交汇后则盘旋集聚难以散去,必是湿冷湿热为常态。

再看中等环境下:湘乡县荷叶塘(现在的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荷叶镇)地处湖南的正中部,稍北一点接涟水,近北有鸡笼山、黄牛峰,东部有立龙山、落子山,南有车前山、再南有蒸水,西有猴子山、羊角山、戴顶山,村子简直就是处于锅底或盆地(底)之中。湖南本身就是三湘四水之地,自然是水网密布,特别是一到夏天就雨水连连,闷热潮湿,且处在高山环绕的低洼环境里,气流聚集交汇,更加剧了温热气流的氤氲,人是十分容易患上各种皮肤病的。

再看小环境下:白杨坪四周均为山丘环绕、身处锅底,水分蒸腾后如没有较大的气流的冲击,必然翻不过周边的山丘,就又如蒸笼般罩在半空中,这样的环境下人岂不是处于锅炉之中一般?显然是极不舒适的;诸如此类层层叠叠,更是加重了环境对人的影响。这是客观的环境因素,是其一。

其二,曾家自曾祖父开始差不多已是三代单传了,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时代,特别是对于已解决了温饱问题,刚刚处于上升期的曾氏这一支来讲,本身寻找地仙、置地搬迁,就是为了解决人丁不兴旺的问题的。再加上宽一并不是头生,在其之前已有姐姐国兰(1808年)正于全家从棠兴村迁入白杨坪那年出生,而且又是女孩子,曾家上下必然是更加渴望男丁男孙。宽一生后再有故事挟持,又有老太爷的百般叮嘱,本身江氏又倍加呵护,定是在使用襁褓时包了一层又一层,小孩子屎尿浸泡,皮肤极其稚嫩,岂有不坏之理?!

其三,宽一生长至独立行走,身体皮肤本不光滑如凝脂,又有蚊叮虫咬皮肤骚痒,时常抓挠不分轻重甚至致破,当时的医疗实在是不敢恭维,至皮肤感染时又处阴湿环境下,本没好结痂又被抓破,反反复复成为痼疾!又可能小时的宽一家人溺爱,地上玩耍也任由其行,也不太讲究卫生,这种易得难治的病症就找上了他。尤其是一到天气炎热或者潮湿的时候,更加难受不已。一旦发作,浑身上下、奇痒难受。这种皮肤病,民间称为牛皮癣。

或有看官说,大家都没有此疾,偏偏这宽一得病?是为何故?本书不是医学专著不深入探讨这一专业学术问题,也不愿为此陷入口舌之争,请予理解。

综上分析,窃以为,这样的疾病缘由分析,应该不算是无端的臆测。但,确定的是,这一顽疾却给曾氏造成了一生的极度烦恼与无尽的折磨!

家书屡提顽疾惨状痒莫名

关于廯病的惨痛记忆,在他35岁(道光25年,即:1845年)那一年里,可谓官运亨通,但癣病对其折磨却也是更加的变本加厉!致使其不堪其扰,仅在一年的时间的家书中,就有六次提到癣疾发作,令人可怕的是一月中就有三次提及其之苦状、惨状!

七月初一给父母家书:所言头上生廯,身上生热毒云云,近日请医细看,头上亦非廯也,皆热毒耳,用生地烹水长洗,或熬浓汁厚涂患处即愈。

七月十六日给父母家书:男在京平顺,惟身上热毒至今未好。其色白,约有大指头大一颗,通身约有七八十颗,鼻子两旁有而不成堆,余皆成堆。脱皮皮疥,发里及颈上约二十余颗,两胁及胸腹约五十余颗,现以治廯之法治之。

七月三十日给四位弟弟家书:前日之病,近来请一生姜姓名士冠细看,云是肺胃两家之热发于皮毛,现在自头上颈上以至腹下,无处无之,其大者如钱,小者如豆。

八月二十一日给叔父家书:侄今年自五月满身热毒,烦躁之至,加以应酬最繁,而每次家信必详细言之。现身上热毒,已服药四十八帖尚未得好。举医者云虽无大害,然必至十一月乃能去尽。

九月十七日给叔父家书:侄身上热毒,近日头面大减。请一陈姓医生,每早吃丸药一钱,而小有法术,已请来三次。自今年四月得此病,请医甚多,服药五十余剂。

十一月二十日给父母家书:近日每天洗两次,夜洗药水,早洗开水。本无大毒,或可图勤洗而好。闻四弟言家中连省热毒者八人,并男共九人,恐祖坟有不洁净处,望时时打扫,但不可妄为动土,致惊幽灵。

这里辑录的仅仅是家书《持家之道》中的6封信,曾氏关于廯病的通信在其他篇章中也有记录,这6封信中既写廯疥之大(大者如钱,小者如豆),亦写廯疥之多(通身约有七八十颗),更写无奈、求医问药,甚至连平时都不怎么相信风水之说的他都开始怀疑自家祖坟上的风水了。

耳闻目睹鸡毛敏感胆颤心惊

此后,还有好多专门的段子来形容其难受之状,以及时其心理的影响之深!

由于宽一患有这种皮肤病,经常整夜的挠痒,所以经常在他的床铺、坐过的座位上留下皮屑,也让他很是郁闷自卑,不仅常常为人作弄耻笑,连心理上都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据他身边人讲,平时只要他看到带毛的动物和动物皮毛都心有所戚,尤其是怕鸡,一看到鸡就发毛,有时甚至面色大变,显现出惊恐之状。

关于他怕鸡、怕鸡毛,甚至于怕鸡毛信都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的说辞,足以说明受害之深了……

也有传说,说他得上这种怪病,一发作皮肤就像蛇的鳞片一般形状怪异,瘙痒起来极其难受。实在不能忍受不了瘙痒,就开始抓挠,会扣下一层层的老皮、死皮、痂皮等,最后跌落堆积在地面上,就如同蛇脱皮一样。还有就是他最喜爱的吃的食物就是鸡肉,但是因为很怕鸡毛,甚至为此改了胃口。

说起曾氏害怕鸡毛颇有些趣闻,那时的书信,特别是在战事紧张时期,往往会有一些加急信件,上面粘有鸡毛方便分辨以示紧急,俗称鸡毛信(令)。他人收到这种信件之后,除了重视之外都表现的十分正常。可是曾氏却与众不同,他看到鸡毛信之后立马汗毛竖起、头冒虚汗、如坐针毡,尤如晕针人打针时一样紧张、甚至痉挛。他就必须命令其他人马上将信上的鸡毛去除掉,才敢阅读信件。

还有一次,事发曾氏前去上海阅兵之时,他的座位上不知为何放着一个鸡毛掸子,这下可把曾氏弄得十分尴尬,如果不是有知情人赶快将掸子及时拿开,不知又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四处求医无果但获强暗示

宽一的这疾病一直折磨着宽一,估计其内敛的性格与这个病症也有关,导致相对自卑,所以一直以来,宽一都对此耿耿于怀,也为之遍访名医,就是想有个完整之身。

一天,一个叫薛执中的江湖术士来到荷叶塘的曾家,说是专门医治疑难杂症。当家人把宽一叫来,薛执中看了后也着实吃了不小的一惊,差点懵了,也没想到宽一是身上的牛皮癣烂到那种程度,让人看了简直恶心至吐。薛执中故作镇定、临危不惧,开始运用魔法,趁人不注意快速变出一张纸。只见纸上写着:癞非癞,蟒纹也。

什么意思?就是说,这哪是一般人看成的牛皮癣?发作时手抓起的雪片似的皮屑就是蟒蛇的鳞片,这皮肤岂不是浑然天成的蟒蛇皮肤的纹理吗?!薛执中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告诉曾家人:你们家这公子,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呀!那可是蟒蛇转世之人呀,是要建立大功业的。

这江氏与薛氏前后两次说法,岂不是都与曾竟希的梦境暗合一致?!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曾家人筑牢了宽一乃蟒蛇转世必成大事的执念。自此,他们全家形成一种默契,后面渐成家规:谁也不允许再让江湖术士进家门,大概就是为了保守这个只有他们自己家人才知道的秘密吧。一面是怕其他的江湖骗子识破骗局,一面怕是外人觉得他们迷信术士而坏了耕读之家的好名声。

自此,牛皮癣虽然给小宽一带来很多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在痛苦之余,谁又能想到:又给了他多少信心与希望?!而且,这种近乎仙人指路般的心理暗示,给了宽一太多的欣喜与自命不凡!此后,发愤读书、百折不挠,逐步锤炼成了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强意志!

随着主人翁功成名就,后来的关于皂荚树和紫藤更神奇的故事流传的也更加规范合理:道光十八年,曾国藩中进士时,老树紫藤忽然枝繁叶茂,青翠欲滴;咸丰年间,曾国藩与太平军作战屡次失败,老树紫藤就几度落叶;当曾国藩的湘军攻破南京后、官至极品时,老树紫藤发新枝又放奇葩,迎风摇曳,洋洋得意,曾国藩死后,这老树紫藤也就枯萎而死。紫藤随曾国藩的兴衰而变化,亦因曾的去世而终。可见,成功的心理暗示术对人的成功具有多么重要的作用!

说到心理暗示术对人成功的作用,在曾氏身上更是有着确定性的暗示。有多重要的暗示作用呢?欲问后事若何,敬请关注下文。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fuye5588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