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梦见已故的爸爸好不好梦见死人从棺材里掉下来(女儿梦见已故的爸爸好不好,今天能手术吗)

父亲是2016年4月14日(农历三月初八,星期四)去世的,已经六年多了。当时父亲走的很安祥,走的很突然。

2014年秋天的上午父亲在老家的院里摔倒了,我母亲和三姐赶快把老父亲搀扶起来,老父亲对摔倒的事竟然没有丝毫的印象。也就是从这天开始父亲就没能自己独立行走了。

2016年5月之后,一直想写点文字纪念一下父亲。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那是1931年农历四月初十(阳历5月26日),一个男婴降生在豫北的一个小村庄村东的一户人家。在这个男婴之前,这户人家已经有两个男孩和四个女孩了。这户人家就把这个婴儿送给了这村村西头与自己同姓的一户人家。村西头这户人家没有男孩,只有一个女孩。

男孩到了该启蒙教育的年龄了,在同班的学生中他写的大字先生画圈最多,但因家里条件不允许就没有继续学习了。1942年,男孩十多岁时,由于天灾,土地没有收成,村西头这家女主就带着男孩沿路向东乞讨。乞讨时有被地主家侮辱谩骂,有被主人家放狗咬的。经过多天的露宿乞讨一直到达当时省会开封。最后总算在开封郊外乡下一户人家暂时住了下来,男孩帮主家放羊,讨口饭吃。在开封渡过了饥荒年后,女主带着男孩一路向西,经过不少磨难回到了久别的家。但家已经被本村的人住了,刚回来没法就只好借住到村南头的好心近门本家家里了。经过交涉女主和男孩又住回了自家的院子。

新中国成立了,男孩长大成人,也成家了。1955年国庆节后(10月9日),男主的大闺女出生了,一家三个大人都视女孩为掌上明珠,疼爱有加。1958年2月初,正好是农历腊月下旬,离过年还有10天,男主的二女儿出生了。之后没多久男主得了一种病,多方治疗不见好转。几年后一个算命先生说要在村东南方向找人看,方可治好。后在镇上找到了一个不用吃药的老太太帮男主看了看,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自此以后,男主身体健康,而且还能帮有虚病的人看病。1962年农历五月二十三,男主的三闺女诞生了。因男主秉性耿直,办事公道,深受村里村民的喜爱和拥护!男主当 选为生产队队长,但因男主不肯拍领导马屁,不愿拉帮结派,故受到排挤。男主一气之下辞职不干生产队队长了!农历1964年对男主来说是悲喜交加的一年,悲伤的是男主的妈妈(养母)病逝了。虽说是养母,俗话说得好养恩大于生恩,男主他们母子情深。棺木在屋里停放了三年,男主孝心可见一斑。这年的腊月26,男主的儿子出生了,这是这年男主喜的一面。据对门的一个老太太说,她晚上做梦,梦见男主的妈妈给她说,男主得儿子了,第二天早上醒了来男主家一看果然如此!

生产队里要养羊,因男主以前逃荒到开封时放过羊,对羊的放养比较在行,队里就安排男主去养羊。男主身材苗条,手脚麻利,爬树技术很棒,这也利于上树给养找树叶吃。随着【深挖洞,广积粮】在全国开展,而当时化肥产量低,就提倡在农村多养猪,一是解决吃肉问题,同时也增加了农家肥,便于提高粮食产量。生产队里开始建养猪场,男主又被选去养猪。男主对牲畜的养殖、防疫、治疗疾病等有丰富的经验。附近谁家想买猪卖羊了,都要请男主去咨询谈价!谁家买小鸡娃儿了也要让男主去挑选,据说男主挑的鸡娃儿成活率高母鸡多。谁家卖个粮食鸡蛋了也要让男主去称重算账。男主家的杆秤比较准,男主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口算比较快。谁家的猪生病了,羊要生羊羔了也都要来叫男主去看看帮忙处理。附近谁家小孩惊吓过度了,谁久病不愈了,都请男主去看一下,大多都神奇地手到病除了!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到处破四旧,打倒牛鬼蛇神。男主被通知到公社大礼堂参加会议,会议是批斗走资派,打倒牛鬼蛇神的。男主回村后就去问村支书啥意思?回说是对门当大队会计的举报男主曾救过大队会计的儿子一命!从此,男主对这些恩将仇报的人家里的事不再去管了。男主家4个孩子都在上学,在那个挣工分的年代,自然就成了‘缺粮户’!尽管如此,男主也保证孩子们不饿肚子,健康成长。冬天冷了,男主的儿子,会到猪场烤火。那里用玉米杆或麦秸秆烧大锅给猪煮食物,玉米杆里会有漏剥的玉米穗,玉米穗用那锅台里的灰火烧熟后,在那个年代是男主儿子的美食!有时也会有烧烤的红薯,大锅煮猪食时“长到”锅底的“锅巴”,烧红薯的甜味以及锅巴的香脆让男主的儿子非常满足!

大约1976年前后,男主家添置了一大物件–崭新的华南牌缝纫机。之后又购买了一辆九成新的白山牌自行车。这两物件当时的农村是很难买到的。那时是凭券票才能买到的,不是你有钱就能买的。男主当时已经近50岁了,坚持学会了骑自行车。这辆自行车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是男主的出行交通工具。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农村逐步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队做为生产单位即将退出,队里的资产也将被处理掉。大到机械小到木锹扫把,是以队里社员竞价来确定买家,小四轮突拉机算是一个大物件了。新买的大约4000元,队里处理这台还可以用,社员们轮番竞价。不会开拖拉机也不懂机器维护的男主突然出价1200,之后没人再出价了。既不是男主出的价高,也不是别人不想买,而是以男主的威望和秉性,其它人不好意思再争了。1983年春天,男主在自己家的承包地里种了西瓜,因雨水多,西瓜收入不高,烂掉了不少。 这一年对男主家来说还有两件事要大书特书:一是男主的儿子被学校(高中)选为新乡地区三好学生代表赴新乡参会;另一件事是让男主家光宗耀祖的:男主的儿子以高考成绩全校第一,全省230名,被上海同济大学录取了。男主和高中的老师一起将男主的儿子送到郑州。让男主家人在众人面前有无比的自豪。时间到了1988年初,男主决定将院里土墙东屋老房拆了在原址建砖砌的新平房。这年的夏天,男主的儿子圆满完成大学学业,分配到省会一家公司上班。上班几个月后,男主的儿子被单位选派到国外工作。那个年代出国不仅能挣大钱,更有莫大的荣耀蕴含在里边。

1989年,男主家的院后边原来是别家的空院,他们以哄骗的手法盖起了房子。男主家的厕所本就在自己家上房(主屋)的后面,和后院那家一墙之隔。后院那家盖好房子后,估计是觉得厕所在那里对他家有影响。就经常无辜谩骂、往男主家这边泼脏水等挑衅行为。原本没啥矛盾的两家就此争吵结仇。

转眼到了1990年夏天,男主的儿子从国外回国了,带回来进口的21英寸大彩电,当时在十里八乡是很少有这种电视机的,是个稀罕物。这年男主也把院子的土墙换成了砖墙,把大门口的“寨门”(木栅门)换成了实木门,修建了门楼(大门口一间房)。1991年春天男主家迎娶了儿媳妇,第二年的腊月男主的大孙子出生。男主多年来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冬天天亮的晚,男主天不亮就起来先把火炉拔开煮汤,然后去剥玉米籽,天亮时熬好了汤,也剥了一堆玉米籽。

在香港即将回归的1997年春天,男主和其儿子等商量后,又请曾经修建东屋的男主外甥来负责修建主屋,拆掉清朝年间盖的房,原址修砖砌的新房。屋正中间的檩条上写着“1997年XXX(男主)率子xxx修建”。2003年年初,男主的儿子买了长安之星面包车,大门门口进不去汽车,男主又将大门门口开宽,把木门换成了大铁门。

2011年,男主已经80岁了。男主的儿子征求男主同意后,修建了街屋,把东屋的平房加高改造(因为街道的路铺成了水泥路后,路面高了,东屋的地面就显得太低了),忙了一个春天,正好在男主过生前竣工。刚建好的新房比较阴凉,男主就在夏天搬到街屋来住了,一是凉快,二是台阶少进出屋方便。

电话铃声响起,我从梦中醒来。我对父亲的了解更多了,爱更深一层。遗憾的是梦里并没有见到传说中我们祖上身材高大威武,力大无穷的“巨人”先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过。父亲离世已经六年了,但村里的人对父亲的多才多艺,耿直助人的高尚品德记忆犹新。

我们永远缅怀父亲!

为了杜绝别人对西院的觊觎,2020年春天,我们把西院的街房也盖起来了!这样家里就更加安全漂亮了!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fuye5588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8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