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能看出人身.上带鬼(如何知道鬼有没有上身)

科举时候,江苏一带的状元最多,尤其是苏州这个地方,经济发达,教育程度很高,出了很多才子佳人。

今天讲的这位吴先生,老家就是苏州的,虽然没有考取状元,但他的博学多才,却是在当地闻名遐迩。这位吴先生博览群书,满腹经纶,博古通今,出口成章。

吴先生尤其善于辩论,说起话来,往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常常能用简单的语言说明深奥的道理,即使是复杂的逻辑关系,经他抽丝剥茧,娓娓道来,最后一定能让原本疑惑的人茅塞顿开。

那时候,方圆百里有才学的人,都慕名前来和他探讨学问,大家也以曾经和他辩论过作为自己的学问深厚的标志。两个人讨论学问,如果这个学问没有新意,其中一个就会抢着很不屑地说,“这个问题,我已经和吴先生讨论过了。”两个人辩论,吴先生的话往往成为自己的主要论据,结果是用吴先生的道理反驳吴先生的道理。

有一次,一个远道而来的人找吴先生探讨学问,四邻八乡的人知道后,都带着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来旁听。上午开始交流学问,到了下午,还有人不断地闻讯赶来,就为了听到吴先生的长篇阔论。

到日落西山的时候,人们才发现树上的鸟都忘了回巢了,拥挤在树枝上倾听吴先生的高论,人缝中,还夹杂着很多猫狗,都悄无声息的蹲在地上,似乎已经被吴先生的语言陶醉。

最后,这个远道而来的人实在无话可说了,就拱手道,“吴先生,见过鬼的人,都说鬼穿着生前的衣服,我想知道,这是不是鬼对人间还有念想呀?”

吴先生说,“我没有见过鬼。见过鬼的人说,鬼都是穿着生前的衣服,人的肉体死了,人的魂魄就变成了鬼。那衣服是从哪里来的?难道这衣服也有魂魄?衣服就是个物件,是没有魂魄的。所以,说鬼穿着生前的衣服,是没有道理的。鬼,也是没有的。”

这个远道而来的人,也没有留宿,当晚就在众目睽睽中离开了。

一天傍晚,吴先生送走客人,见到一个人在院子外拱手站立,他就问那人,是不是有事。那个人自称外乡的,来得晚了,想请教一些困惑,可是天就要黑了,又怕打扰吴先生。

吴先生刚刚和客人探讨完学问,正在意犹未尽,觉得很多典故名篇还没有讲出来,觉得可惜。一听是来请教学问的,就来了兴致,一块到屋里就坐。天色已晚,屋里有些昏暗,就点起了一根蜡烛。

谈着谈着,这个外乡人看到吴先生有些困倦了,就主动地说,“我已经领教过吴先生的学问了,佩服,佩服。还有一个困惑,请教过吴先生,我就回去。”

吴先生打着哈欠说,“你讲吧”。

外乡人说,“我听说,鬼是没有影子的。我看到吴先生没有影子,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吴先生赶紧回身查看,自己真的没有影子,他以为自己眼花了,赶紧站起来,来回走两步,看看自己的影子,真的没有。

“刚才,吴先生带我进屋的时候,我注意了吴先生的鞋,吴先生走过的路,没有脚印。我以为是吴先生家地面干净,就回头看看,我走过的路,还是可以看出脚印的。”

吴先生听着,就有些头皮发麻,隐隐地看到窗外有些人影晃来晃去,但是又很不真切,定神细看,却也看不出什么东西。

那个外乡人说,“人在阳间,所以是温的;鬼在阴间,所以是凉的。我能和吴先生抄抄手吗?”

吴先生站在那里,见到外乡人伸过来的手,也把手伸出去。两只手一抄,那个外乡人就赶紧把手缩回去了,后退两步,“吴先生,你的手,咋这么凉呀?”

吴先生心里一惊,也后退两步,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这个外乡人整整自己的衣服,向着吴先生刚才站立的地方深深地一鞠躬,“吴先生,天已经晚了,我要回去了。”

吴先生浑身没劲,已经站不起来了,他扶着椅子,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在这里坐着,不在那边站着。”

那个外乡人又冲着吴先生刚才站立的地方拱拱手,“吴先生,我看不到你,你却能看到我呀。我听说,恶鬼也有善行,我虽然看不到吴先生,可我知道吴先生是个有学问的善人呀。我走了,你别送了。”

那个外乡人说完,就转身快步走了。临走的时候,碰掉了燃着的蜡烛,屋里顿时一片漆黑。

吴先生已经站不动了,他在黑暗里坐着,悄悄地用一只手摸摸自己的另一只手,感觉凉飕飕的。他在黑暗里,也不敢动,直到家里人看到他屋里的蜡烛灭了,打着灯笼进来,他才慢慢地看看周围。

他问家里人,“看到那个外乡人出去了吗?”家里人说,“不知道呀,没看见出去,不是一直和先生在屋里吗?啥时候走的?”

吴先生说,“走了好,走了好。”

后来,吴先生很少与人辩论,有人来交流学问,他就洗耳恭听,有人向他请教学问,他就谦虚地说,“我不能凭着自己的一知半解,就对自己不知道的事妄加议论呀。”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304940684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8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