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灵魂会回来都看谁人死后一般会给谁托梦(五七灵魂会回来都看谁_)

今朝是姨娘过世“三七”日。按本地人的说法,“三七”、“五七”是过世亲人灵魂回家的日子,故应该烧几个菜、点一柱香、烧几块锡箔,以寄托哀思。

可怜我姨娘过世时正值上海疫情防控处在决战阶段。小区封闭,人员足不出户。那天早上我还没起床,就接到表弟来电,报丧说姨娘已于早晨五点四十五分在浦东的一家康复医院乘鹤返回瑶池。浦东是本轮疫情的重灾区,按照防疫政策,医院只同意表弟一人进入病房,送他母亲最后一程。连故人的媳妇、孙女都没进去医院,更不可能同意我等侄子、外甥前往致哀。

五七灵魂会回来都看谁人死后一般会给谁托梦(五七灵魂会回来都看谁_)

微信朋友圈

姨娘大我十三岁。我母亲在世时说因为姨娘特喜欢刚出生的我,所母亲说要把我过继给她,但外婆说了句“其自己还小了”的话,最后过继没有成功。此事反映姨娘与我之间的情谊可见一斑。

姨娘是她们那个年代在农村女孩中少之又少的读书人。据我母亲回忆,当年姨娘每天搬一只小矮凳,跟着一帮比她小三、四岁的男孩子,去“小木桥头”的破庙小学蹭课。后来姨娘竟然考取了江苏省重点中学的上海县县中(闵行中学前身),后来由于家庭经济拮据,考了一所免费的师范学堂。当年她梳了一条垂到臀部以下的大辫子,后来听说她结婚前把辫子剪去换了一块手表。

师范毕业后,姨娘被分配在市中心一所百年老校任教,再后来就在市区嫁人成家,从此以后,我等乡下人家在上海市区也有了一家亲戚。我如今清晰地记得,当我在小伙伴中自傲地吹嘘“我上海小孃”如何如何的时候,小伙伴们所闪出的羡慕眼光。

姨娘在这所百年老校教书育人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没有听说换过学校,最后她成为这所学校的领导。姨娘一生保持着童趣,由于职业的习惯,她最喜欢与孩子在一起,在我们家的活动中,她往往是孩子们游戏中的“大王”,成了孩子们追捧的对象。噢,对了,姨娘还是上海越剧团票友会的票友,退休以后,她与票友会的姐妹们一起唱戏,其乐融融。她放大了的越剧小生化妆照片挂在家里,光彩照人,蓬荜生辉。

姨娘工作多年以后,由单位分的一间房子是地处老西门这里的面积很小的阁楼,上楼的梯子几乎垂直,房间的地板是斜的。后来外婆住在她家时,外婆和表弟睡在床上,姨娘夫妻俩只能睡在地板上,以至于躺下后,脚只能伸在床底下。家里的小方台供表弟做作业后,姨娘夫妻俩(姨夫也是教师,我家叫姨夫为娘舅)只得轮流用洗衣擦板当书桌备课批改作业。后来,学校在浦东上南新邨给她们双教工分了个两居室的套间,住房条件得到了根本的改善。前几年,乡下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动迁,也分了一套。

我娘舅退休后没几年就生了一个字的病,先姨娘而去。失去老伴的姨娘开始时很是寂寞,后来随着一群老同事、老邻居、老票友的相伴,唱戏、聊天,每星期安排得满满当当。以至于我要去看她时,得抽她有空。

姨娘差我母亲七岁,姐妹俩感情深厚。按照姨娘的说法,她是阿姐帮助驮大的。我母亲过世做“五七”时,按照本地“五七不吃家里饭”的风俗,姨娘特意为我母亲烧了一桌祭菜。

去年春节期间,正逢姨娘八十大寿,侄子、外甥都前去祝寿。但想不到那天还谈笑风生的姨娘,第二天早上就突然中风,不省人事,送医院抢救后,虽保住了性命,但面部几乎瘫痪,已经不能说话。姨娘住院期间,虽然我去看过一次,但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进了医院门,不能进入病区。就是半年以后姨娘进入康复医院后,我还是没有机会去看过一次,只是通过表弟,进行微信视频探视。

表弟在家中为姨娘设了灵堂,小方桌上供着几个水果,几盆糕点,边上的电视机里播放着姨娘生前喜欢的越剧选段录像,表弟说妈妈生前没有其他爱好,就是喜欢听戏、唱戏。我等小辈在姨娘的灵台前点上一柱香,磕上三个响头,以寄托哀思。

刚从表弟家回来,成此文追忆姨娘。姨娘千古!一路走好![祈祷][祈祷][祈祷]

宝宝起名,添加 微信:fuye5588  备注:起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04940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ngyi06.com/6196.html